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佛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34

34.

“副官,你和佛爷有事说啊,那我先走了!”齐铁嘴推开张启山放在他肩上的手臂,因为副官在,张启山也没使什么力气就让他推开了,正在穿衣服,看他要走,又一把拉住他,“有什么事是八爷不能听的?”

副官看他这个态度,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但是这又是个要紧事,不能不说,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道:“陈皮跑了,属下本来已经抓到陈皮了,但是陆建勋的人突然出来捣乱,就让他跑了!是属下无能!”

“继续找,一定要抓到人,这事可不是小事。副官这两天就搬到军营里去,方便,省得浪费时间。”

副官深深觉得他是在报复,军营里的条件可比张府差多了,而且都是抓人,从哪睡不一样啊,但是他看着佛爷注视着八爷的眼神,还是明智的选择闭嘴,有些顿悟。

等副官走了,气氛一时间就有些尴尬,齐铁嘴这个人在张启山面前虽然总是撒泼耍赖,但是这时候却不好意思留下,再说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好,说佛爷咱俩刚才是不是太暧昧了,副官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这话怎么说得出口啊,就算说出来张启山也一定是一脸嫌弃,说你想多了,张启山这个人看上去挺好,其实对他齐铁嘴一点都不好,总是喜欢呛他。

张启山要是知道自己一直宠着的小算命的这么腹诽自己,一定会气死的,万幸他不知道,他只能看见齐铁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以为他是害羞了,所以也就没多问,这个时候还是让他自己感受就好,现在也不是逼他的时候。所以说,沟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两个人的误会就这么结下了。

对彼此想法浑然不知的两个人在这个尴尬的气氛中分个手,张启山去处理军务,齐铁嘴回他的香堂,等到他回到堂口才发现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找张启山是想商量一下夫人明天出殡的事,没想到这事情没谈成,倒是落到了这步不尴不尬的田地,齐铁嘴摇了摇头,还是决定先睡一觉再说。

同一时间,张启山也想起了这件事,他今天本来想要送套西装给齐铁嘴的,齐铁嘴常年长衫围巾,颜色虽然不艳,但是都不太适合出息葬礼,张启山就叫人按着他的尺寸裁了一套白西装——他给齐铁嘴买过衣服,直到齐铁嘴的尺寸。今天东西没送成,也只好派人再送一趟,“副官——”

等他喊完,才意识到他把副官发配到军营里去了,只能叫了一个小兵进来,吩咐送到齐府去。小兵虽然年龄不大,但是人机灵得很,知道齐八爷出入张府没人敢拦,吃饭都是想吃什么吩咐厨房做什么,更是三不五时的派车接到府上议事,地位实在是不一般,因此格外小心谨慎,捧着东西跟捧着宝贝似的。

“情侣装啊!人家的葬礼哎,你们也是过分啊!二爷可是刚死了情缘啊!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有没有?”

张启山表示齐铁嘴对二月红的好感度这么高,他其实还可以再没人性一点。

话虽这么说,也就是这么一说了,他毕竟和二爷那么多年兄弟,二爷夫人又刚刚去世,因此第二天一大早就一脸严肃的收拾好去了齐家。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失去了最爱的人求婚呢!”

这两天系统可能有一点毛病,十分喜欢吐槽他,张启山虽然知道她是在撮合自己和齐铁嘴,但是一想到她整出的幺蛾子,心情就不是很好,“你最近很闲?”

“对啊,我不但很闲,我还很开心啊!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再过三个月,不对,是两个月零二十八天,我就可以和你解除绑定啦!到时候我就可以在温柔的二爷,小狼狗副官,还有腹黑精明的解九爷之间选择新的宿主了。你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宿主了!”

最差的一届?张启山心念电转,“你还带过别人?”

“没有啊,我还是个宝宝而已。”

“你以后不要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还有,老八是我的,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眼看着到了齐家香堂,张启山坐直了身子严阵以待。

“那就看你表现啦!”所以说还是激将法有用,她怎么可能有本事和他解除绑定再绑定其他人呢,要是完不成任务,她可能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吧?一八大法好神伤了一会儿,不一会儿就斗志满满了起来,佛爷,不要怂,就是干!

张启山这次没有派亲兵进去请人,他理了理整齐的西装,走进来堂口,伙计看见他有些惊讶,“佛爷你怎么来了?我们爷还睡着呢。您先坐,我去叫八爷。”

这个时候还在睡?齐铁嘴不会忘记了今天的正事了吧?张启山摆手,“不用,我进去叫他吧!你忙你的。”

伙计拦不住他,也知道他和自家爷关系好,每次佛爷派人来请,齐铁嘴都是一边抱怨,一边笑眯眯的上了车,看起来关系是不错,伙计也就放心张大佛爷去叫自家爷起床。

张启山很少来齐铁嘴的堂口,更不用说是齐铁嘴的卧房,但是齐家的宅子是标准的中式建筑,不想他的张府是洋房,卧室的位置很容易找到,但是他真的没想到齐铁嘴的卧室这么……少女,粉嫩嫩的床幔,拔步床的床帘半遮半掩,露出齐铁嘴藕白的大腿,他走近了,就看见齐铁嘴的鼻子一动一动的,闭着眼睛显得温润了许多,睫毛密密的,能勾人的魂儿似的,张启山静静地看着他的睡颜,觉得小算命的真是越看越好看。

“嗯……”齐铁嘴裹着被子翻了个身,张启山这才醒悟过来,站直了身体站在床边喊他,“老八!”

“别闹!爷困着呢!”齐铁嘴手轰苍蝇似的摆了一下,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句。张启山本来想要正直的叫他起床的,但是齐铁嘴实在是不配合,只能俯下身捏住他的鼻子,等他醒过来。

“孺子不可教也,这时候就应该吻上去,不要怂啊!”

张启山一想也对,刚想实践一下,就看见齐铁嘴一只手正抓着他的手,“放开!你想弄死爷啊?”

张启山放开他,看着他慢吞吞的坐一起来,眼睛迷茫的四周转了一圈,“小满?把爷的眼睛拿来!”这里没有小满,这有他张大佛爷一个人,所以张启山就屈尊降贵的给他递了眼镜。齐八爷接过眼镜戴上,刚刚感受了下清晰的世界,就受到了暴击,瞪大了眼睛,“佛佛佛佛爷?您怎么在这?小满呢?这孩子也真是……”

“八爷还是先收拾好自己 吧。我们今天要去二爷府上。”张启山笑的跟个弥勒佛似的。

齐铁嘴一拍脑袋,记起来这件事了,他昨天回来本来就是想睡一觉的,但是脑子里一直想着白天的事,折腾到了凌晨才睡着,也就把这事忘死了。他这时候也顾不得张启山叫他起床这件事,慌手忙脚的跑出去洗漱。

等到他收拾完换上了张启山派人送来的西装,张启山这才满意,把他拉到汽车里,奔向了红府。好在红府的仪式还没完,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去烧了几张纸钱,又和二月红说了几句话,想必是九爷把夫人的信给了二月红,二月红虽然对张启山没什么好脸色,倒是也没有再打打杀杀了,齐铁嘴打开话匣子安慰了他两句,二月红就倚着棺材听着,没什么表情。

丫头的是要葬在二爷家祖坟的,张启山等人目送二月红去送葬,也就没有跟着,倒是这不一会儿的时间,红府的下人已经走的七七八八的了,齐铁嘴心里奇怪,拦住了红府的管家,“管家,这是怎么回事?”

“八爷,”管家老泪纵横,他在红府一辈子,自认也是知道齐铁嘴和二月红自小亲厚,对着他也就把憋着的话都说了出来,“夫人走后,二爷就遣散了我们这些下人。只剩下二爷一个人了,这红府啊,败落了。八爷,我求您一件事,以后多照顾照顾二爷,您和二爷一向亲近……”

“这是自然的,我会常来,您就放心吧!”

张启山看着他着一身白色西装,站在这偌大的院子里和老管家告别,一时间心里很乱,连心里那些小心思也慢慢笑了,末了只能露出一个温柔的笑看着他。



今天摸了很长时间鱼,抱歉啊!惯例求小心心,求留言!爱你们!希望你们也爱我,毕竟我那么可爱!

PS:我明天可能开新文,应该是一发完,名字就叫《我可能睡了假老八》是个all八的文,期待么?反正我超级期待的!

评论(2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