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好可爱!

天台角的浅桑:

激情摸鱼

龚大和二大都好好吃啊 【发出求粮的声音】

开通了打赏功能,试一下,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搭理我,万一能讨到饭呢……

捂脸!啊啊啊啊啊啊开始脑补

来点宵夜吗:

大师兄生日贺图!

提前生日快乐啦~


======================

恭喜万人迷大师兄出柜~~

世界上最好的大师兄——东方纤云0731生贺活动

大师兄生日快乐!冲鸭!

包包包子铺!:



“活着,才是硬道理”


 


东方纤云其人,一身“歪理”也满腔温柔,逍遥自得却偏是天命之人


穿越而来不曾寻前因,随着命运的指引辗转了几个门派,变换了几重身份


以为物是人非,可他却还是那个大师兄


还是那个偷吃仙果,笑时带痞,心中盛满温柔的大师兄


 


0731生日快乐呀,世界上最好的大师兄


 


如果所爱隔着次元,却也总有方法破了这方壁垒


即日起至7月30日23:59:59点,一起来为东方纤云攒下积分,带他一起冲破这次元壁吧~


 


【穿破次元,为爱产粮】


·开屏征集


- 即日起至7月30日23:59:59点,发布东方纤云的生贺图(请打上#


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东方纤云0731生日快乐 #东方纤云 标签),我们将根据热度和内容,最终挑选4幅图作为7月31日的开屏轮播贺图,其他优秀作品也有机会收录进东方纤云生日专题。


·为爱应援


- 即日起至7月30日23:59:59点,发布东方纤云相关同人文、书法、视频、cos等非同人图类内容(请打上#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东方纤云0731生日快乐 #东方纤云 标签),我们将根据热度和内容,最终挑选4位送上东方纤云生日限定礼包


 


【点亮红心,与纤云相遇】


点亮本帖小红心点赞,积攒东方纤云穿越积分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日当天庆生微博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凡参与活动和点亮红心即可向天道使者算天兑换积分,当积分足够时,我们就能见到亲爱的大师兄啦~·


ps:赚取的积分越多,东方纤云更有机会收到我们送给他的生日蛋糕喔~


 


7月31日上午9点,相约LOFTER,一起为东方纤云庆生!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lofter上还有一堆坑……打算趁着不忙填一下……都变成冷圈了,就随缘吧……

呜呜呜呜哭了!他们真好看

懒癌又犯了:

两个酷盖……!
期待老师们的碧玉环游世界,苍蝇搓手

嫁给重生的暗恋对象以后

157.

“我不去。”

褚澜清看着我,像一只要被抛弃的小兽,眼睛里满是哀求,“我没有病。”

他把我的手拽到嘴边,轻轻啄了一下,“阿屿,我没病的。”

我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理智上我觉得要去带他看医生,但是感情上我不想他露出这幅脆弱的表情,理智和情感在我的脑海里不断挣扎着,我有些混乱。

他拉着我往外走,轻轻地笑了一下,看起来像是很快要消失了一样,“我们回家吧,回家吧,好不好。”

他的手湿乎乎的,我的心被揪了一下,我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好,我们回家。”

我就想一个旁观者,最终还是输给了情感。

我们牵着手走出了西餐厅,我招手叫出租车,褚澜清拦住我,“阿屿,我们去趟商场吧。”

“好。”

我们转去了一旁的商场,大概是周末的原因,商场熙熙攘攘的,我和褚澜清牵着手走在人群里,偶尔走进一家店逛一下,我不知道褚澜清想要做什么,但是这要和他牵着手,我想我都是可以的,我想陪着他。

“阿屿,这个戒指怎么样?”褚澜清把图鉴本推到我面前,指着其中的一款道。

我不知道他怎么又想起这个话题,“怎么又挑戒指?”

“你不喜欢。”他看着我,眼神里一片认真,“我想让你喜欢的。”

“我很喜欢,不用买新的了。”我拽着他往外面走,他不肯,执意拉着我要我挑一款我喜欢的。

他说,“我想让你开心。”

 

158.

褚澜清固执起来简直是要命,我拗不过他,随便选了一个款式,事实上,我觉得戒指的所有款式都差不多,无非是价位问题。

我看了半天,选了一款看上去很正常,价位也很正常的戒指,“这款就行。”

他摇摇头,“你不喜欢,阿屿,我想让你选你喜欢的。”

我转头看着他,实在是不明白他的坚持,我试图和他讲道理,“我们的戒指够多了,你也求过婚了,这样就好了,我们在一起就好。”

他又摇头,“上次是我不好,我那时候没有问过你,那次的戒指不算。今天、今天的戒指你不喜欢。”

我想告诉他,我不是不喜欢,我只是觉得有点难过而已,一点点而已。

我们两个相对无言,沉默了有一会儿,褚澜清突然伸手指了一下图册上的一款戒指,“这个吧,我觉得很好看,很适合你。”

那是一款镶满了细小钻石的戒指,看上去闪闪发亮,散发着浓重的金钱的气息。

我有些犹豫,我能感觉到,褚澜清并不富裕,他虽然有自己的公司,但是也不能完全做主,而且还有一个患有重病的朋友,手头上的钱绝对不多,一下子花这么多钱买一个没有其他用处的钻戒,我觉得根本毫无意义。

我摇摇头,“我不喜欢,太闪了。”

他看着我,似乎是不能理解我为什么不喜欢,“我觉得很好看啊。”

“我不喜欢,你不是让我挑自己喜欢的吗?我是真的很喜欢刚才那一款。”

他狐疑的看着我,随后涨红了脸,“阿屿,你不用为我省钱的。这是我们——”

“什么?”

“没什么,你真的喜欢这个吗?”他迅速转移话题,让店员把戒指拿出来给我试戴了一下,“我其实还是觉得刚才那款好看。”

“我觉得很好。”我看了看手上的圆环,那么小小的一个,却代表了那么多的含义,实在是很奇妙。

“好吧。”

定好了款式,店员给我量了尺寸,约定了时间来取,我们往地下一层的超市走。

 

159.

褚澜清看上去十指不沾眼春水的少爷,但是其实食材认识的不少,他熟练地挑选着土豆、冬瓜一类的东西,购物车不一会儿就被他塞得满满的了。

他乖巧的看着我,“阿屿,我想吃你做的饭了。”

他小小的一张脸,白白的,嫩嫩的,一笑就如同冰山融化一半,实在是好看极了,我觉得我的心都要化了,“好,我回去给你做。”

他点点头,又摇头,“不要了,你今天太累了。”

“都是我不好,我知道,我有时候很惹人烦,欠考虑,我今天只想到了要和你求婚,忘了以前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想要戏耍你,不是的,我就是、就是太想和你在一起了,想要和你一直在一起。”

他低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热气撩的我耳朵痒痒的,仿佛天地间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一样了。

你看这个人,我怎么舍得离开他呢?

我拉住他,“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会一直在一起。”

他抱住我,脸凑了过来,完全忘记了这是大庭广众,我连忙推开他,“不行。”

他委屈的看着我,“阿屿……”

“回家、回家再说……”我觉得脸热热的,实在是太羞耻了。

他眼睛亮亮的看着我,问出来的问题像是一个智障,“那也可以做很舒服的事情吗?”

面对他那张帅脸,我实在是没有招架之力,只能点头,快速的抓起货架上一个东西丢进购物车里,“走吧,我们去结账。”


嫁给重生的暗恋对象以后

154.

“你说,顾影,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转头看着褚澜清,他面如死灰,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沉默了。

不是,这个发展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啊,这是什么神展开,我觉得有点懵,转头看着南竹,“你说的是真的?”

南竹撇撇嘴,“我骗你干什么?我有什么好处?我就是看不过这家伙骗人,同样的招数用两次,骗了徐顾影一次,明明和我们说让我们帮忙求婚,过后又在订婚舞会上公然拒绝人家,你和他又认识多久,我看他现在就是这想用同样的方法玩弄你。”

其实我们上辈子就认识了。

褚澜清看了我半天,终于开口道:“阿屿,我不是。”

哦,你不是,你没有,别瞎说,你倒是告诉我怎么回事啊?我试图用眼神示意他解释一下,不要让南竹误会,他看了我半天,光张嘴不出声,一个锯嘴葫芦。

我彻底被他打败了,“也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觉得澜清一定是有什么隐情的。”

毕竟他对我的依赖不像是作假的。

南竹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没想到你这么痴情。”

看我的表情活像面对一个把眼泪往肚子里吞的贱受,满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

我求求他不要脑补了。

他沉默了半天,突然站起来,“反正事情我都说过了,剩下的事你自己决定吧,我先走了。”

“啊?”

他来的莫名其妙,走得也匆忙,中间过程更是鸡飞狗跳,总是就是很迷。

 

155.

包厢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褚澜清期期艾艾的凑过来,“阿屿,不是你想的那样。”

“嗯。”我点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示意他继续说。

他站在我面前高大的身影遮住了灯光,“阿屿,你不要不理我,听我解释。”

“好。”我觉得有些口渴,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把另一个杯子推给他,“你不渴吗?”

他的脸上顿时挂满了绝望,壮士断腕般接过水杯喝完,拉着我的手,“阿屿你听我解释。”

……

所以你倒是解释啊!我觉得我们的脑回路实在是不再同一条水平线上,他也不知道又脑补了什么苦情大戏。

“你说。”其实我倒是没觉得他是在玩我,他对我的依赖我看在眼里,但是同样的求婚套路他在别人身上用了一次,再用一次,我总觉得膈应,十分别扭。

褚澜清小心的捡起来掉到地上的戒指,在手里摩挲着,“你不要相信南二说的,他就是不想让我好过,他们都是。”

“我刚重生的时候在这里向徐顾影求过婚,其实也不算,就是确认一下联姻的消息而已,我没想到他还是像上辈子那么虚荣,当着一群人的面马上就答应了。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她,她上辈子那么对我,我怎么可能真心向她求婚,我只不过想要报复她而已。”

我面色复杂的看着他,觉得有点过分,不管怎么样,当着一群人的面向姑娘求婚,转头又在订婚宴上介绍别人,实在是有些过了。

“她这辈子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吗?”我拼命压制住想要打人的冲动。

褚澜清楞了一下,“没有,但是她以后一定会这么做的,与其让他们背叛我,不如我先下手为强。”

我看了他很久,“我觉得他们并没有伤害你,他们都很关心你。”

我想起褚澜清父母记得密密麻麻的关于褚澜清爱好的小册子,褚孝童不间断的关心短信,还有南竹看起来不经意的询问,他们都是在以不同的形式在关心他,我不是傻子,我能感觉得到,总不能他们都是在演戏吧,这也太荒谬了。

褚澜清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阿屿你不要被他们骗了,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我看着他脸上愤懑的神情,突然觉得有些累了。

他大概是真的病了吧,他的父母、弟弟,南竹、徐顾影,都是很好相处的人,对他很关心,而他却总是防备着,总是以最大的恶意猜测他们,甚至做一些很过分的事情。

我本来以为我可以一直陪着他,不论是他是真的有病,还是身处危险之中,我都可以陪着他,但是我现在突然有些犹豫了,我真的可以做到吗?

褚澜清拉住我的手,神经质的看着我,“阿屿,你别走,别离开我,我只有你了,只有你了。”

他的声音在我的怀里渐渐消散了。

 

156.

我其实犹豫了,我舍不得离开他,但是我真承担得了这么大的责任吗?

冰凉的液体在我的衣服上晕开,我低头看着褚澜清,他正趴在我怀里,吧嗒吧嗒的掉着泪珠子,看起来怪可怜的。

“阿屿,你不能不要我,我只有你了。”

“我要你,我们去医院看病好不好?”我拉着他的手,他手心里的戒指咯得我生疼。

他一下子甩开了我的手,咆哮道:“我没有病!”

“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他们都是在骗你,就是为了让你诓我去医院,好杀了我,和上辈子一样,派杀手在医院里杀死我。”

我认真的看着他,有些分辨不出来是真是假,但是我知道,他的确是病了,很严重的病,前几天我还能安慰自己他是因为戏多,但是现在,我实在是无法欺骗自己。

事实的真相如何,总要让一个清醒的人告诉我。

我向他伸手,“清清,我们去医院好吗?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摇摇头,绕到我身后,手掌劈在我的脖颈上,很疼,但是我却没有晕过去,他悄悄地甩了甩手,“我不要去,我没有病。”

我拉着他的手,慢慢揉搓着,“清清你没有病,所以我们更要去医院看一下,证明你没事,他们都是在说谎,对吗?”

褚澜清定定的看着我,很犹豫。

吹爆我的林林!真好看!

清风澈:

最近画的林林和马场~❤️

动画刚完结,好舍不得!

下一季再见 ~


开始用lofter,图会比微博清晰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