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佛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27

我回来了!!!新的一年,争取填完坑!求留言!么么哒!

27.

二人下了楼,还未拿到那三味药材,一个男人闯了进来,“你们太不把老子当回事儿了!”手上鞭子一扬,打翻了一张桌子。

齐铁嘴一看,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佛爷,这这……”

“那个假的彭三鞭呢?”彭三鞭这一嗓子,大厅里顿时嘈杂了起来,一堆人等着看热闹呢,还站在台上的主持人问了一句:“公子,你是谁?”

彭三鞭的鞭子甩得生风,张启山一看,吩咐齐铁嘴去告诉二爷带着夫人赶紧离开,齐铁嘴磨磨蹭蹭的问他,二爷没拿到药,怕是不肯走,张启山白他一眼,又生怕鞭子不小心伤了他,推了他一把,“你告诉二爷,药我一定带回去。”

“行,那你自己小心啊!”齐铁嘴趁着众人不注意,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看见他离开,张启山松了一口气,脸上甚至带了一点笑,彭三鞭看他这个样子更是生气,几步走到他面前,“我是谁?老子今天就告诉你们,我才是真正的西北彭三鞭!”

“这位公子,您可不要乱说,我们彭三爷今天可是连点三盏天灯,拍了三味药材。”主持和三楼的尹新月对视一眼,说了一句事实,又把问题抛给张启山,“您说这话,恐怕要让这位彭三爷解释一下吧。”

“这位公子,你说我是冒牌的,但是我可是拿着请帖光明真大的走进来的,而你呢,却是闯进来的。”

“你在火车偷了我的请帖。”

“你这可就是则喊捉贼了,在火车是你偷我请帖不成,还敢到这里叫嚣,胆子太大!”

两个人各执一词,一时间也分不清谁真谁假,众人看热闹看的倒是津津有味。

“三爷,三爷!”齐铁嘴回来,正好看见张启山正指着彭三鞭的鼻子,他一把抱住张启山的胳膊,“您消消气,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尹新月这时候也走了下来,对着张启山微微一笑,张启山从他的笑容里看到了一些端倪,心想这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倒是可以利用一下,耳边的声音顿时充满了焦急,“不行!你不能靠她,我好不容易——”

“没事。”虽然利用人家小姑娘的少女心思是不对,但是为了二爷的夫人,这点风险还是值得冒的,大不了等这事过后再解释清楚,而且目前只有这一个法子了。

“这三味药,我彭三鞭要定了,至于怎么证明我自己,还请尹小姐想个法子。”

彭三鞭看着尹新月对他的态度就知道这是不好,“尹小姐以前也没有见过我,怎么证明。这样吧,大家都知道我彭三鞭是西北人,我就说几句家乡话给大伙听听。”

张启山转了一圈听他说西北话,他和齐铁嘴混久了嘴皮子利落了不少,心情很好地反驳他,“看来你只是在江湖上听说我彭三鞭是银川人,却不知道我祖籍东北,在银川发了家,这才举家迁到银川,银川话我不会说,东北话我倒是会说几句,要听吗?”齐铁嘴听着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心放到了肚子里,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

彭三鞭被他这番话气得不行,扬了扬手里的鞭子,“故事编的倒是不错,老子嘴上说不过你,但是手上的鞭子可以把你打趴下!敢不敢和我比划比划?”

齐铁嘴面上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把张启山拽到一边,拉着的袖子,“你快想个办法!不然就露馅了!”

张启山这时候还有心思调侃他,“你不是鬼主意挺多的嘛?”这话也就是他说,要是换了另一个人这么说他齐八爷,张启山非宰了他不行。

“真比鞭子,我这多少鬼主意也没用啊!”齐铁嘴显然是没心思和他开玩笑。

齐八爷脸上担忧的表情取悦了张启山,他把帽子递到他手里,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那要是他看不见呢?”齐铁嘴顿时有了底气,抱着张启山的帽子笑的欢快。

“叮!齐铁嘴对您的好感度上升,当前好感度为89,具体描述为关键时刻靠得住的真男人。”

张启山嘴角抽了抽,我平时就不是真男人了吗?他上前两步,“比就比!”

“我们三爷可是鞭法了得啊,只是不屑与你这种小人动手而已,你看这么多达官贵人,要是真伤了谁,谁负责?啊?……”齐铁嘴这张嘴真不愧是他的名号,三言两语把彭三鞭忽悠了进去,定下了蒙着眼睛彼时鞭法的规矩。

尹新月看着他们两个人忽悠,同意了这个比法,吩咐人挪出空地比试。

齐铁嘴拿着蒙眼的黑布,趁着没人注意,拿针扎了一个小孔,张启山挑眉望他,觉得这小算命的还是有点能耐的,齐八爷给了他一个带着酒窝的笑,把黑布递到他手里,葱白的手指绕着黑色的布料,别有一番风味,张启山觉得心跳动的有些厉害,接过了齐铁嘴手上的黑布。

布料上的空洞很小,只能勉强透出一点光亮,就是这一丝光亮,张启山足以躲过彭三鞭的鞭子,手上的鞭子不留情的向着彭三鞭打去。

胜负很快就有了决断,彭三鞭恼羞成怒,鞭子向着张启山袭来,尹新月心里早就有了决断,吩咐棍奴阻止彭三鞭,宣布张启山才是真正的彭三鞭。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假冒的彭三鞭也已经被赶了出去,众人虽然心里还有疑惑,但是也没有什么证据,只得作罢。

等众人都散了,尹新月给张启山拿了药,催促着两个人快走,张启山看着尹新月,欲言又止,齐八爷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怎么,三爷是还舍不得?哎,苦了我了,你们都是有家室的人!”

“你有家室了?”尹新月瞪大了眼睛看他,心里盘算着到手的帅哥有媳妇了,人生真是没意思。

张启山手肘撞了齐铁嘴一下,“别瞎说。”他整天忙着长沙的事务和莫名其妙的任务,那有什么家室。

“叮!齐铁嘴对您的好感度下降,当前好感度为83,没有具体描述”

怎么降得这么多啊?张启山看着齐铁嘴一脸要哭不哭的,觉得自己可能是刚才打疼他了,但是他张大佛爷也不是会哄人的人,只能拉着他向尹新月告辞,“多谢尹小姐相助,我们就先告辞了!”

“等下!”尹新月拦住他,“还是我送你们吧,要是彭三鞭再找事也好有个照应。”

“多谢尹新月,我们还是自己走就好。”张启山嘴上说的客气,却是一点后路也没留。尹新月怎么可能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你自己倒没事,但是你这个小兄弟呢?”

尹新月虽然觉得两个大男人拉着手奇怪,还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可是看出了张启山身边的这个兄弟鬼主意不少,武力值却是不高。

张启山本来是有点烦她了,但是一想他说的也对,难保彭三鞭刷什么鬼主意呢,便同意了,拉着齐铁嘴上了尹家的汽车。

一路上三个人都有沉默着,一向话唠的齐八爷今天抱着箱子一言不发,张启山看着他,又看看尹新月,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尹新月第一次看上心仪的男人,看着他眼睛打转,以为是看自己,有点开心,“你要看呢,就光明真大的看,我喜欢你看我。”

齐铁嘴抱着箱子的手紧了紧,张启山是直接愣住了,虽然他一向是受姑娘喜欢,但是是第一次听见小姑娘这么大胆的话,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收回了视线,老老实实的坐着。

等到到了车站,尹新月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张启山和她扯皮的时候,贝勒爷带着人走了过来,张启山受了他的帮助不好装作看不见,和他打了声招呼,哪知道这贝勒爷还是个自来熟,“我是真的很喜欢你,这个给你,等以后到了东北,直接拿着这个来找我。”把一个玉佩塞到了他手里。

“叮!齐铁嘴对您的好感度下降,当前好感度为82,没有具体描述,齐铁嘴并不想和你说话。”

“警告!当目标人物对您的好感度低于80时,任务难度将会翻倍。”

一句接着一句给了张启山不小的冲击,他有些恍惚,等到回过神来,他已经坐进了包厢里,尹大小姐正端端正正的坐在他身边,张启山看着对面沉默的齐铁嘴,觉得让齐铁嘴不降低他的好感度,很难。


评论(2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