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佛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26

这就是原剧,因为我就是照着句撸了一遍台词!求留言!没有留言我要罢工了!哼╭(╯^╰)╮




26.

“哎呦,佛爷,”齐铁嘴在露台上站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没意思,把眼镜戴上走回去,“这铃铛叮叮咚咚的,震得我脑仁都疼了,你说这白花花的银子就这么出去不见了?我真搞不明白,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玩法。”

说的好像你家里卖的那些都是破烂似的,不也是人家用白花花的买的吗?张启山翻了个白眼,“头疼你就消停会!第二轮才是重头戏,我看这个拍卖起价,还得翻倍。才刚开始你就受不了了?”

“我有什么受不了的?花的又不是我的钱,切,”齐铁嘴笑着换了个姿势,一只手撑在张启山的椅背上,“哎呦,可见二爷没来是明智的,眼不见为净,就这么个花法,他不得心疼死啊?”

“二爷只心疼夫人,”不像你只心疼钱,后面这句张启山没舍得戳穿,他转头,只能看见齐八爷修长白净的手指上戴着一只极不符合他气质的金戒指,还是挺好的看,张启山现在觉得自己的审美似乎出了一点问题,只能转移话题,“也不知道夫人身体怎么样了?”

“嗨,佛爷,你就放心吧,等咱们拍到了那个佛仙草,夫人的病不就有救了吗?”齐铁嘴有些漫不经心的回应他,连要拍的药都记错了名字,可见是没上什么心。

张启山倒也没在意,“快坐吧,好戏就要开场了。”

“好。”齐铁嘴听话的坐回去,只见下面的主持人已经站到了台上,一脸笑意,“各位贵宾,本次第二轮拍卖还有一个特殊的含义。本轮共有三件拍品,这三件拍品不仅十分特殊和珍贵,而且关系到新月饭店继承人尹新月小姐和西北彭三鞭先生的联姻大事。如果彭先生能拍得一件拍品的话,将视为新月饭店尹氏与彭先生联姻的第一份彩礼……”

这话一出,包厢里的二人对视一眼,俱是一惊。齐铁嘴直接站了一起来,一脸的茫然,“佛爷这是怎么回事?没听你提起过啊?”

张启山皱着眉,不知道他这时候还开哪门子的玩笑,齐铁嘴被他记恨了还不自知,想了一会儿笑着开口调侃道:“这细细想来我们也不吃亏啊,即得了一味药,还白送了一个嫂子!”

张启山瞪了他一眼,心里烦的很,在脑海里和一八大法好交流,“这是怎回事?”

“我哪知道啊?我又不管这些事。”那边一副“没我事,我就看个热闹”的语气。

平时不是挺积极的吗?张启山也意识到了自己是病急乱投医,他心里想着这事还有转机,左右不过等拿到了药把事情说清楚就好,实在不行就硬抢,但是心却跳了厉害,有些不受控制的烦躁,尤其是对上齐铁嘴那双满是高兴的脸。

齐铁嘴其实没有张启山想得那么开心,甚至是心里有点堵得慌,可是他天生就不是思虑过重的人,整天嘻嘻哈哈,说白了就是有点没心没肺,只把这种难受归结于对这件事的担忧。看见张启山瞪他,缩缩脖子摆手,“开玩笑,开玩笑。”

“你别这么凶嘛,是你自己没发现重要线索的。”一八大法好笑嘻嘻的。

重要线索,张启山想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对着齐铁嘴说了一句,“原来如此。”

“你明白了?”

“嗯,你还记得我们刚到车站时接我们的牌子写的‘曲如眉’吗?当时我就在想,这首诗用于新月饭店是不是略显小气,原来还有这么一个意思。”

“新月曲如眉,未有团圆意。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终日劈桃瓤,仁儿在心里。两朵隔墙花,”张启山吐出一口气,抬眼看着齐铁嘴念出最后一句诗,“早晚成连理。”

齐铁嘴和他对视,一时间觉得脸烫得很,无语的撇过头坐下,“怪不得彭三鞭那么宝贝这张名帖,原来是相亲来的,不过我看这事有点蹊跷。你说是不是这个尹老板是不是故意做了一个局要坑彭三鞭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拿到药再说。”

“哦。”不管有没有阴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各位来宾,本轮拍品分别是麒麟竭、鹿活草。蓝蛇胆三味药材。由于此三味药材需要特殊方法保存,为保证药效,在拍卖期间暂由新月饭店代为保管,拍卖结束后立即交付货主验货。本轮以锦盒为单位,一律价高者得,我们将采取盲拍的形式。”

看来拍完就带着东西离开的打算落空了,齐铁嘴不由得嘟囔着,“盲拍,那我们哪知道着锦盒里是不是我们想要的东西啊?这样太无耻了吧!”

张启山也是头疼,但这时候不能自乱阵脚,只能安慰他,“开弓没有回头箭,这鹿活草,我们一定要的。”

这话也不知道安慰谁的,这会儿功夫,二楼的几位纷纷按了铃叫价,张启山左右看了一眼,按下了手边的铃。铃声接二连三从各个包厢里响了起来。

“点天灯!”

这个声音像是一个信号,下面的人登时炸开了锅,“这日本人点天灯了!”

齐八爷也是一惊,站起来向外一看,日本商会的包厢外面正挂着一个晃晃悠悠的灯,他顿时急了,“爷!这日本人点天灯了!”

“点天灯,”张启山琢磨着这几个字,“什么意思?”

齐八爷虽然嘴上说着心疼白花花的银子,但他却是自小就接触古董古玩,对于拍卖行里的这些规矩门清,简单的给张启山解释了一下,张启山一听也是有些上火,害怕这盒子里真的是鹿活草,万一被拍走,这北平白来不说,若是耽误了夫人的病,可是万万不行的。

齐铁嘴也知道这利害关系,犹犹豫豫的,“不过……”

“不过什么?”

“他们点天灯,那咱们也可以点,两家斗灯,价高者得。”齐铁嘴有些肉疼,“爷,不过您可得想清楚了,这天灯一点,咱们这小半数家底可就没了!”

“点!”就算是全部家底,也要把东西拍下来。

这下子可就热闹了,大厅里沸腾了起来,下面的人虽然买不起这些药材,但是这难得一见的斗灯可是有意思多了。

“铃铃铃”

“铃铃铃”

铃声在两个包厢之间此起彼伏,一下拍到两个锦盒,张启山二人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见一个新月饭店的下人走了进来,“彭三爷,打扰了,我们是来提醒您一下,您在本店的担保金额已达到上限,如果您不能提高担保金额,您将失去本轮的竞拍资格。”

“这可怎么办啊?”齐铁嘴急的团团转,张启山何尝不心急,“赶快给长沙那边拍电报,找九爷帮忙,让他回九门想办法。”

“行。”齐铁嘴匆匆了跑出去,远在长沙的九爷打了个喷嚏,一边骂一边想办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齐铁嘴也没有回来,张启山和对面包厢的日本人呛了两句,站在露台上往下一望,正好看到齐铁嘴从姐妹花那里接过一个盒子,矮身凑过去被人亲了一下,正拿袖子抹脸,张启山心里的邪火腾地一下就冒了出来,他在上面招了招手,就看见算命的忙不迭的跑上来,哭丧着脸,“佛爷……”

张启山定定的看着他,有些想打人的冲动,到底忍住了,转过身望着前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齐八爷期期艾艾的走到他侧面,双手拿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佛爷,这是我这些年做买卖攒下来的,和你们自然是不能比,但是这种豪情壮举的事情,也算我齐铁嘴一个。”

张启山也知道他堂口小,进项虽然不算少,齐八爷却是享受惯了的主,花钱大手大脚的,攒下点钱不容易,但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他也没想客气,哪知道齐八爷到底是有些心疼,不舍得放手了,他冲着齐铁嘴一挑眉,得,齐八爷也只有认怂放手的份了。

可这些说到底还是杯水车薪,但是九爷那边还不能再催,张启山和齐铁嘴沉默的坐着,默默盘算着,右边的纱帘被人掀开,一个前清打扮的下人抱着个箱子闪进来,“这是我们贝勒爷的一点心意,请您笑纳。我们贝勒爷说了,钱财乃身外之物,不必放在心上。”

等那下人走了,齐八爷跑过去打开一看,眼睛都瞪圆了,箱子里装得满满当当的银票,他抓着张启山,“佛爷,这……”

“出息!”张启山把箱子接过去,白了他一眼,拿着箱子扔给下面的服务生,“主持人,可以开始了!”

这次再点天灯,日本人那边确实没有动静了,张启山知道这是九爷的计策有了作用,最后一味药收入囊中,他和齐铁嘴站出去,下面的闹哄哄的说着恭喜,齐八爷笑嘻嘻的,“我们连点三盏天灯得了三味药,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原本是三选一,现在这三味药都被我们拍了下来,奇货可居,你说这是幸还是不幸?”

齐铁嘴笑的露出了两颗小虎牙,用肩膀撞了撞他,“恭喜了!”

张启山也笑,有点傻兮兮的,不符合他佛爷的形象,但是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伸出带着皮手套的手,齐铁嘴的手随即握了上来,那一刻有什么在耳边炸了一下,张启山有些恍惚。

“嗷嗷嗷~~ 经典的结婚场景!我满足了!”

张启山被吓了一下,一抬头就看见尹新月在上面招手,他假装没看见,拉着齐铁嘴往下走,齐铁嘴目瞪口呆的看着在三楼笑眯眯的那个人,恍然大悟。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