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佛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16

我八生起气来连自己都不放过!【抱歉更晚了,不要嫌弃我!么么哒】

16.
“八爷!”张启山从地上捡起一块带着暗红色花纹木头递给齐八爷,后者接过木头仔细的打量着,“这像是棺材上的?莫非,是日本人搬运的棺材的时候磕掉的?”
“有可能。”张启山点点头,“再往前走走。”
“是。”副官麻利的往前走,他很有觉悟,这两位都是爷,探路的活就是只能留给自己了。
“叮!恭喜您收集到限定物品——齐铁嘴的醋坛×1,完成隐藏任务——偶尔的飞醋也是小情趣哦!奖励爱心券×10。限定物品在目标人物齐铁嘴与其他佛吹相遇时有一定几率获得,获得累积到一定数量可开启新模式,新模式未知,有一定危险性!”张启山冷不防听到耳边一声响,他下意识的开始寻觅小算命的,才看见齐八爷正在后面慢吞吞的走,也不看路,深一脚浅一脚的,像是要摔倒似的,嘴里却是不停歇,他放慢脚步,就听见算命的自己念叨,“倒是挺听佛爷的话!”
那张脸鼓鼓的,明明是和自己一样高的人,怎么还像个小孩一样?张启山莫名的就是想逗他,“要不你去探路?嗯?”
“哎呦,佛爷,你吓死老八我了!”齐八爷正在后面暗搓搓的说人家,冷不防被拍了一下肩膀,吓得一个踉跄,张启山心一紧,忙一伸手拉住他,“看路!放心吧,不会让你去的,你这小身板,等八爷您探路回来,我们就不用去了!”
“切!”齐铁嘴不敢正面顶他,甩开他的手,大步向前走去,“副官,发现什么没有?”
张启山在后面失笑,怎么就觉得这小算命的这么有趣呢?又觉得自己不对劲,不会是真的被念叨傻了吧?
“佛爷!”张副官也是个倔脾气,折回来从齐铁嘴身边过去,偏偏就是不搭理齐八爷,气的齐铁嘴直跳脚,自己往前走了。
“有什么发现?”副官还来不及回答,便看到齐铁嘴又退了回来,拽着佛爷的袖子就要往后躲,“佛爷,你听见了吗?”
空气中传来咿咿呀呀的唱戏声,不怎么真切,但是却有些熟悉的感觉,张启山反手拽着齐铁嘴,“跟紧我!进去看看!”
三个人沿着副官找到的路向前走,穿过一道门到了另一个矿洞,地上都是方方正正的坑,旁边还放着一堆废旧的工具,看样子像是是日本人挖棺材的地方。
“算命的!算了这么久,算出什么了吗?”张启山四处打量着。
齐铁嘴依言掐指一算,“佛爷,杂乱无章啊!”
“那就对了,我看啊,这些只是陪葬墓,这矿山,就是一座大墓!”
“那这墓主人是谁啊?王公贵族?我可没听过有哪个王公贵族是用这种规制的。”
张启山没回答他,他也是一头雾水,这矿山,比想象中的要复杂得多。
“佛爷,你看!”副官拿着断了的洛阳铲晃了晃,张启山走了两步,蹲下身,从土里挖出一柄完整的掂了掂,“这东西比我的还好!应该是我们的祖先来过,大行动!”
“大行动?九门聚齐?”齐铁嘴一听也跑了过来,蹲下仔细的看着地上的工具。
“那倒不至于,应该是灌大顶!”
“这……”齐铁嘴一时间有些语塞,这可真是大凶啊,他刚想劝人回去,便听到前面又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声音,混着风声,格外的可怕。
“这声音是像是二爷的曲子。”齐铁嘴一说这个就算这找到了话头,“是二爷第一次登台时候的曲子。二爷第一次亮相,那身段,那嗓子,那一点也不像个新崽子!”
“叮!恭喜您获得绿帽子×1,您以拥有绿帽子×5,获得称号:长沙炊饼郎!长时间佩戴有一定几率获得新技能,是否佩戴?”
“……否。”张启山对这些这些奇怪的称号感到很无力,一转眼对上了齐铁嘴异常兴奋的脸,便觉得的有点想揍人,他瞪了一眼齐铁嘴,“你说这是二爷的曲子?”
“是,”齐铁嘴被他凶狠的眼神惊到了,答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忙补救道:“不是,他可比二爷差远了!”
“……”张启山觉得他拖拖拉拉的真是烦人,自己往声音的方向走去,齐铁嘴忙在后面拉住他,紧贴着他的后背,“佛爷,见鬼了!”
“没事!”张启山声音已经带了火气,倒也没甩开他。
声音是从东面传过来的,矿洞里阴暗,看的模糊,张启山走近了才发现是一个向下延伸的台阶,最下面有一扇开着的大门。
齐八爷被他带着到了门口,一眼就看见了一具白骨倒在门内侧,“佛爷,不能进去,太危险了!”
“没事,”张启山抬眼看他,对上了那双满是担忧的脸,本来的火气突然就消了,他慢慢抽出被算命的抱得紧紧的手,还是走了进去。
“哎,佛爷!”齐铁嘴拦不住他,只是一个劲的对着门作揖,“有怪莫怪,有怪莫怪有怪莫怪,不是故意闯入的!”
一边说着一边在身上四处摸索,张副官看的有趣,“八爷,您这找什么呢?”还附赠一个笑容。
齐铁嘴没时间和他贫嘴,深色慌张的解释道:“符咒啊,我从太上老君那求来的!”
“您就别找了,佛爷百无禁忌!”
“叮!正经佛吹齐铁嘴与正经佛吹张副官相遇,齐铁嘴已开启嘲讽模式,该模式无差别攻击!”
“我呸!”齐八爷啐了一声,“就是因为跟你们出来我才求的,你们佛爷有三味真火,我呢,我什么都没有,我就一个卜卦算命的,本身就是泄露天机,损阴德的行当,撞鬼自然比别人常见的多,你们还偏要带我来!”
这还真是无差别攻击,连自己也不放过!张启山站在门口顿了顿,“保护好算命的,等我回来!”进是一定要进的,可是我说好了要保你安全,不会有事的。
张启山晃了晃手电,毅然决然的进去了,“这是命令!”

一开学事就好多,昨天又头疼,就没更新,抱歉啦!谢谢昨天的两位宝宝,昨天发完那条就睡了,没来的及回复,原谅我一下哈,么么!写得拖沓,我也不追求快了,把我想写的萌点都写了就好,就这样!因为手机码字也不知道多少,多担待吧!多谢大家厚爱!

评论(4)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