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哥们,借个火

梗来自间之契,不是原创。
没看过杨文鹏的剧,瞎写吧,小短篇,没头没尾的。

天是蔚蓝色的,和深蓝色的海水在远处连成了一片,杨文鹏倚在栏杆上,海浪拍打着岸边的岩石,像是拍打自己身上,手里的烟已经燃了一半了,烟灰纷纷扬扬的飘洒在半空,最终落入了大海。
杨文鹏猛吸了一口烟,口腔里满是烟草的气息,他这才觉得胸闷好了一些,叼着烟屁股发呆。
被一只手拍在了肩膀上的时候,杨文鹏被吓了一跳,他转过身,就看到了何瀚那张好看的脸,黑色的西装皱巴巴的。
“何总?”杨文鹏把叼着的烟拿了出来,烟草在指尖慢慢燃着,他顿时觉得有点无趣。
“杨特助,”何瀚学他的样子倚在栏杆上,手在口袋了摸索了一会儿,“有火吗?”
“有。”杨文鹏叼着烟,在身上摸索了半天,这才发现自己在点燃这支烟的时候已经扔了打火机,尽管被拒绝了,但是他依旧记得她不喜欢烟草的味道,记得她的一切。
“抱歉何总,打火机丢了。”到最后,他只能说出这么一句。
“没关系。”何瀚笑了一下,他那张一直严肃的脸笑起来还是很有看头的,好似点点星光洒满了他的眼睛,杨文鹏一时间有些恍惚。
何瀚的脸慢慢凑了过来,嘴里的烟碰上了他口里燃着的烟。
太近了,两支烟相碰的一瞬间,杨文鹏有一种火光会把两个人吞没的错觉。事实上当然是没有的,两支烟只是安静的各自燃着,何瀚退了一步,重新倚在栏杆上。
两人同时转过身面对大海,何瀚吐出一个烟圈,和潮湿的海风混合在一起,扑了杨文鹏一脸。
他侧过头去看何瀚,阳光给他镀上了一层毛茸茸的金黄,整个人柔和了不少。杨文鹏开始在脑海里描绘他的侧影。
第一次的匆匆一瞥,合作时的不苟言笑,还有现在各自沉默的默契。这一切都让他沉迷,不能自已。
“杨特助,烟熄了。” 何瀚突然转头,对上了杨文鹏的眼睛,语气带着一丝欢快。
杨文鹏听出了他语气里的笑意,一时间莫名的不知如何是好。
何瀚满不在意,他伸手拿去杨文鹏嘴上叼着的烟,手指擦过他的嘴唇,诡异的停了一下,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又迅速的离开了。
杨文鹏口干舌燥,贪婪的呼吸着唇间残存的气息,何瀚见状,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还要吗?就是没有火了。”
“嗯。”杨文鹏接过何瀚手里的烟,叼着靠近了何瀚,细小的火光在两支烟之间蔓延,何瀚看着他密密的睫毛,觉得口中的烟似乎染上了某种不被自己控制的东西。
奶白色的烟雾在两个人之间散开,模糊了眼镜,杨文鹏懒得管,任由烟草包裹了他,何瀚透过烟雾看着他,突然伸手拉住他,给了他一个拥抱。
杨文鹏似乎这次倒像是早已经察觉了,扔掉了烟反手抱住了他,“何总,借个火行吗?”
何瀚单手箍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把烟按在栏杆上,刺啦一声微小的声音,“好啊!多久都行。”
两人同时放手,相视一笑。抓住彼此的手,温度在彼此的手掌之间传递着,我想,我是对你钟情了。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