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上元·元夕夜

看完开始怀疑人生!我为什么这么没有文化?真的是太好看了!

神都洛雪:

各位元宵节快乐啊(~ ̄▽ ̄)~ 


今天的贺文在此,写谜语啥的好废脑细胞惹_(:_」∠)_


以及对于方位的描写可搭配这篇《老长沙平面布局简考》P5食用


感觉像是写成了长沙旅游攻略ˊ_>ˋ


------------------------------------------------


甲戍年丙寅月庚午日,上元,天官赐福。


宜:结婚,祭祀,祈福,会亲友


忌:掘井,安葬,栽种,出行


 


正月十五元宵夜,整个长沙城沉浸在过节的气氛里,街上灯火辉煌,出门赏月、燃灯放焰之人络绎不绝,还有不少杂耍班子在热闹的表演。


张启山的车子正像一只乌龟一样一点点穿过人群,一段不长的路在花了一个小时后终于开到了齐府门口。


看着小满站在门口,张启山正想把手里的刚买的兔子灯让他提进去,小满就摆摆手笑道:“佛爷,今天上元日,天官赐福百无禁忌,我家老爷现在不在,只说如果佛爷来了,就把这个交给您,您自然能找到他。”


张启山手里多了一盏影灯,他看了眼正准备回车里,小满又叫住他:“哎,佛爷,我家老爷说了,请您务必步行去找他,开车不算数的。”


开了的车门又关上,张启山站在老茶营的摊子前,觉得好笑。


元夕猜灯谜是吧?还挺有雅兴的。


可这影灯虽然精致漂亮,却没有谜面在上面,也亏得他张启山眼睛好,八面的灯壁上有一面比起其他略微黯淡了一些。


他用小刀划开细绢壁面,一张薄纸夹在两片绢面之间,张启山抽出纸来,上面写了一首诗:


通参天地人,若有一点心。


白雀报喜来,落于银河滨。


“佛爷,这是字谜么?”张副官看看诗,又看看张启山。


张启山笑笑,这第一个看来也不难,他顿了一下,带着副官向西走去。


 


顺着营盘街向西走,穿过一条曲折的小巷,就看见了长沙城西北角的玉皇殿。


“三横为天地人,加一竖为王字,再加一点为玉字,银河在天上,白雀是玉帝的宠物,原来该来玉皇殿,看来这谜底确实也不难嘛,也不知道八爷搞这出做什么。”副官撇撇嘴。


张启山走进玉皇殿,原本以为能看见齐铁嘴窝在某个地方,结果在来朝拜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怎么都看不见那个戴着玳瑁眼镜的算命先生。


“二位施主可是寻人?”


殿中的老道长提着一盏影灯出现在二人面前。


“是。”


“有位先生托我把此物交给您。”张启山接过影灯,道长便施施然走了。


副官翻看影灯,发现灯座底部附着一张纸条。


“居然还真的有?”


“既然八爷有兴致,那我们就奉陪到底吧。”


张启山展开纸条,上面依然是一首诗:


嘉木生南国,结庐人境间。


流觞歌曲水,同饮杯一边。


副官挠挠头,倒是看不出来什么了,不过这次的谜底对张启山依旧不难,那是一个他也很熟悉的地方。


 


都说长沙九门的红二爷家邸秀丽幽雅,园艺甚高,令人一见便流连忘返。


红府坐落在长沙城的潮宗街上,在九如里幽深的小巷里,闹中取静,大隐于世,但它还有另一个更为长沙人熟知的名字。


“梓园。”


“二爷家?”


梓园离玉皇殿不远,张启山朝南一边走在高升巷里,一边给副官解释。


“梓园原是前清礼部尚书刘权宅第的后花园,清末布政使衔道员张自牧买下这里改作宅院,称为‘絜庐’,曾经同治年间有郭嵩焘、罗汝怀、吴敏树等社会名流聚集于此,仿东晋书圣王羲之兰亭修禊做曲水流觞之事,一时传为佳话。这还是以前我随老八去二爷家拜访时那家伙嘴快说给我听的。”


还未走到红府门口,张副官便眼尖看见一人站在大门口,正是陈皮。


“哟,张曰山,你今天很闲嘛。”


陈皮站在门口台阶上,鼻孔对人,一脸不屑。


张副官上前道:“少废话,把影灯拿出来。”


“影灯?没有。”


张启山站在一旁不出声,副官只好再上前逼近,压低了声音:“别闹!你若想打架改天挑时间随你,今天我还有要紧事,这灯……给你拿着!”


陈皮手里转眼多出了只兔子灯,那是张副官自己买的。


他嫌弃的笑笑,把手收回背后:“小孩子的玩意儿……”


“影灯!”副官瞪眼。


“没灯!”陈皮回瞪,“有话!听好了!


‘藩城堤上走马过,紫金山下无鸟飞。


万春不见守城人,唯有水边日月辉。’


好了,你们自己猜去吧!”说完转身进了红府。


张启山在心里来回念叨着那几句话,一时间竟是毫无头绪。看来是前两关太简单,要增加难度了。


红府的管家路过大门时,见张启山站在那里有一阵子了,便上前去。


“佛爷,您本不是长沙人,这谜面啊得去问老长沙的人才行,我建议您啊去找个本地的写字先生,定有答案。”


张启山谢过管家,带着副官在街面上寻了个写字先生,那先生一听便笑了起来。


“这个谜啊对长沙本地人来说确实简单,这前两句说的是明朝那有半个长沙城之称的吉王府,藩城堤是吉王府的防波提,王府里建有走马楼、紫金台、万春池等景致,后两句说的则是明末守城推官蔡道宪,当时张献忠攻破长沙,但他宁死不降,被凌迟处死在明月池旁,后来历代湖南巡抚誉他为‘忠臣烈士’,现在这吉王府早被张献忠一把大火烧没了,倒是那明月池还在呢。”


“原来如此,多谢先生。”


张启山留下一个银元,便继续向南走去。


 


明月池在岁月的流逝中已经变成了明月湾,但好歹还在,不过却处在层层街巷的包围中,两个人也是花了些功夫才找到地方。


明月湾边人倒是不多,只有星星点点几盏灯笼。


张副官在池边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接应的人。


“不会这里是终点吧?”


倒是张启山心里一动,走到池边一个没有刻字的石碑旁,这里的泥土果然有被翻动过的痕迹。他蹲下来开始刨坑,二指厚的土下确实埋了东西。


一尊手掌大小的封铸金佛,跟张启山院中的那座很像。


“呵,这个老八。”


 


不知是该庆幸还是抱怨,看来这次游戏的范围并没有很大,在步行可承受的范围内。


张启山一边往自己家走一边想着。


张府灯火通明,但却很安静。张启山走到院中大佛处,果然在佛像背后发现了一盏小小的影灯。


灯杆处有细小的接缝痕迹,他抽开灯杆,里面卷着一支细小的纸条,上面依旧是首诗:


山中夕照长,不觉忘余音。


鹿鸣松桂下,惊鸿可印心。


又是不知道的事,张启山叹了口气,他准备出门再找个写字先生,就遇见了前来拜访祝贺的解九。


“八爷真是好雅兴啊,那我也来猜猜罢,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东北方向的戥子桥了。”


“哦?请九爷赐教。”


“这谜面前三句含有‘忘’‘鹿’,又有‘松桂’二字,戥子桥的旁边有个名叫‘望麓园’的拱形门洞,附近又有一座松桂园,而前清任两江总督的陶澍曾在此建有‘印心石屋’,所以我推测应是戥子桥。”


张启山心中喜悦,当即出了家门,拉着解九朝戥子桥去了。


 


走过松桂园,穿过望麓园门洞,张启山站在戥子桥上四处张望。


这里在长沙城边缘,竟是比明月池还要悄无人迹。


然而不一会儿就有人提着灯笼走了过来,居然是狗五。


“巧啊佛爷,哟,九爷也在,真是正好。”


“五爷在这里做什么?”


“我说遛狗,您信么?”狗五揉揉三寸钉的脑袋,“不是我说啊佛爷,老八真是太会折腾了,您得好好管管他。”


说着把一张纸条递给了张启山。


‘莫言老干坚如铁,曾历千霜万雪来。


昨日定军山下过,苍天一望故悠悠。’


佛爷,看来这次的谜面不难,您肯定知道答案,我和五爷就先告辞了。”


看着狗五和解九朝灯市走去,张启山也向南走去。


 


走过乐道古巷,张启山在正东街上找到了曾文正公祠。


那谜面前两句出自彭玉麟在祠堂庙后园“浩园”所提的画诗,后两句则是曾文正公自己的诗句。


湖南长沙的曾文正公,便是前清名扬天下的一代湘军首领,名臣曾国藩。


张启山从小就听说过这位晚晴重臣的事迹,进祠堂后先祭拜了一下这位文正公,这时祠堂的管理者走了过来。


“佛爷,有人要我把这个交给您。”


张启山接过那东西,是一个墨斗。


他掂了掂手里的东西,看来这个游戏快要结束了。


 


张启山继续往城南走,宝南街的尽头,有一座小小的鲁班庙。


这时庙里已无人,张启山进去后,发现供案上放着一本《卧龙集》。


与卧龙有关的,他只能联想到长沙书肆云集的南阳街了。


张启山再次往西走去,南阳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倒是一点都不冷清。


正愁着要怎么找下一条线索时,路边一位慈祥的老妇人叫住了他。


“这位先生,要吃桂圆么?我这最后一颗就送你了。”


他刚想说不用,老妇人就把那圆团团的小果子塞进了他的手里,然后挎着篮子走远了。


张启山看着手里的果子,忽然笑了出来。


桂圆,归元。


“可真是个好谜面啊。”


 


正月十五元宵夜,张启山又一次站在了齐府门口。


齐府门前有一颗老树,树上装点着各式各样的灯笼,齐铁嘴就托着一只孔明灯站在树下,橘黄的灯光映的他身形温暖。


“看来您很顺利的完成了这个游戏。”


看着眼前露出酒窝的人,张启山觉得好笑又无奈。


“怎么想起来搞这种东西,幸亏范围不大,不然今晚怕是走不完这长沙城了。”


“这个问题待会解释,咱们先把这灯放了吧。”


齐铁嘴掏出一只毛笔递给张启山:“想好写什么愿望了么?”


“嗯。”


国泰民安,山河永在。


橘黄色的孔明灯轻轻浮上天空,在墨蓝色的夜里越飘越远。


“现在,能告诉我你在搞什么了吧?”


齐铁嘴被张启山圈在树下,无处可躲。


“嘿嘿……佛爷你这么聪明,想想你今晚去过的那些地方,若是按顺序连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连起来?从齐府开始,玉皇殿、梓园、明月池、张府、戥子桥、曾文正公祠、鲁班庙,到南阳街结束……


“先天八卦罡?”


“正是,今天是上元日,天官赐福,百无禁忌,这先天八卦禹步镇城大阵当然要您来完成了,若是百无禁忌的佛爷您,一定可保长沙太平,天下太平。”


齐铁嘴笑笑,忽然从张启山的胳膊底下钻了出去。


“好了,跑了这么长时间估计你也饿了,我买了水风井王家的梅花浮元子,可好吃了。”


树下的两人牵着手,十指相交,跨进了家门。


 


蓦然回首有缘处,待人添灯夜阑珊。


执手前尘尽潇湘,万户千门夕夜安。



评论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