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佛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36

电脑终于修好了,奋起码字!!!我什么时候能完结啊,越写越拖沓了,想哭。求留言,求小心心,求推荐!爱你们,笔芯

36.

张启山站在半身大佛对面,冷风吹着,一时间无言,只能看着慈眉善目的大佛苦笑,他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不像自己,正自我唾弃着,冷不防听到几声杂乱无章的枪响夹杂着几声惊呼,齐铁嘴的声音,他的心跳都漏了半拍,三步平作两步跑回了军火库。

本应该练枪的齐铁嘴正双手捧着枪,一脸拿着烫手山芋的模样,他的白西装外套上面有两团乌黑,扣子也少了一颗,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身体有些佝偻着,高挑的个子硬生生做出那种被抛弃的小兽似的动作却不显得奇怪,见到张启山进来两步跑到他身边,委屈得很,“佛爷!这枪……”

张启山接过他手里的抢,顺便接过他,把人拉到自己怀里,皱着眉头问他,“没受伤吧?”

“没有,没有,佛爷我没事!”齐铁嘴笑呵呵的任由他一手揽着自己,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他刚刚看着张启山出去就有些不踏实,枪这个东西有不同于他一向使用的罗盘之类,杀伤力极大,教他的小兵也他不熟悉,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幸好张启山又回来了,这时候齐八爷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了,小命最重要,天知道每次和张启山下斗都比练枪凶险万分,但是在张大佛爷身边,也没那么可怕,可能是张启山这个人命里带三味真火,给身边的人安全感?齐铁嘴胡思乱想着。

别说齐铁嘴被吓坏了,就是一边被张启山叫来教他的小兵都吓了一跳,他是第一次见到张启山身边的这个奇门八算齐铁嘴,只知道这是佛爷的兄弟,本以为是和佛爷一样武功高强,只是不会使枪,没想到真的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算命先生,看着齐八爷胡乱的开枪,枪里的子弹四处乱飞,就是打不到靶子上,他一下子就蒙了,不知道该怎么和佛爷交代,好在张启山也没有为难他,一挥手叫他出去,拎着齐铁嘴站好,“我教你。”

“哎,佛爷!我不学了!我不学!这,我学会了也没用啊,我真的不能开枪啊!这不是还有佛爷您呢吗?”齐八爷看着张启山脸色一点点沉下去,只能瘪瘪嘴,小声的嘟囔着,“难道还真的只保护二爷不保护我了?说话不算数……”

他这话虽然是自言自语,但是声音并不小,听到他这话,本来还绷着脸的张启山笑了起来,把枪交到他手里,站在他身后,用自己的手包住他的手握好枪,“我说过会护你周全,不会变的,但是你学会了,也就多一份保障,我也能安心。老八,我下斗没有你,总是不安心的。”张启山站在他身后,和他手把手的举着枪,两个人几乎贴到了一起,张启山说话的热气吹到齐铁嘴的耳朵里,齐铁嘴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的毛孔都要炸开了似的,脑子浆糊成一团,只知道顺着他的动作动,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嘭”的一声,子弹直直的打中了靶心,齐铁嘴从晕乎乎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只觉得耳膜都有些疼,甩了甩发酸的手臂,把枪塞到张启山手里,惨兮兮的抱着人家胳膊,“佛爷,我不行了!累死了!明天再练!明天再练!”

这时候倒是跑的比兔子还快了,张启山摇摇头,放下枪吩咐人收拾了,跟了上去。

“叮!恭喜您完成主线任务——佛爷的成攻之路8——小可爱,我可以手把手教你!一起来学枪♂吧!奖励爱心券×50”

“怎么没有擦枪走火啊?真是的,白期待了!”

“很危险。”

“……”这么一本正经真的无话可说,一八大法好表示宿主太蠢,我还是早点另寻高就吧。

那边已经出去了的齐铁嘴本想这就离开张府,却被管家拦住了,说佛爷特意吩咐厨房做了宵夜,怎么样都要吃一点,管家深情难却,再说齐铁嘴折腾了一天,也是真的饿了,要是现在回了堂口,自己的傻孩子小满还不知道会不会准备宵夜呢,索性就做到了餐桌上大快朵颐。

张启山后脚回来,就看到齐铁嘴坐在餐桌旁吃的正香,旁边还有两个小丫鬟伺候着,比自己都有派头,看来自己府上的人倒是机灵,他想起前几天尹新月在时,府上的下人告诉她佛爷来了才能开饭,张启山那时候正在解大氅,听到这话不由得有些纳闷,齐铁嘴到府上的时候,哪次不是好吃的好喝的供着,他上桌了就算开饭了,现在想来,怕是全府上下都认准了齐铁嘴了么,也怪不得管家那两天总是有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好吃吗?”张启山坐在齐铁嘴身边,就看见他鼓着腮帮子竖大拇指,“好吃!佛爷您对我真好!”

那是当然了,你没看见这张府都快改姓齐了吗?张启山其实也不甚在意,他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天这么晚了,你在这休息一个晚上吧。”

“咳咳”齐铁嘴现在是躲他都来不及,措不及防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就呛到了,不住地咳嗽起来,张启山见状赶紧给他拍背,有喂他喝了几口水,他这才好了一点,连忙推开了张启山还要送上来的茶杯,“哎呦佛爷,这张府离我家又不远,我走着回去就行!”

“天晚了,你自己回去我不放心,”佛爷瞥了一眼刚进门的副官,“副官有事送不了你,你就在这里安心住下吧,又不是没住过。”

“佛爷!”这个节骨眼上,副官走了过来,“八爷,您在呢?我送您回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想要的,真的,相信我,谁让你们总是闪副官的眼啊!”一个个的都唯恐天下不乱的,张启山表示很心累,“副官,书房里的文件你去处理一下。”

“老八,副官也累了一天了,让他早点去休息吧,你就留在这睡一宿,明天再回去收拾东西,这事就这么定了!”

“……”我还在这呢,佛爷您怎么就睁着眼睛说瞎话啊?副官总算知道了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谁让自己不长眼偏要凑上来呢?只能认命。

齐铁嘴也没脾气,知道他这是不会改主意了,只能乖乖的跑到了客房,“佛爷,我先去睡了,你们忙,你们忙!”徒留下一个落荒而逃的背影。等他进了客房还没来得及关门,门就被人推开了,齐铁嘴看着管家手里叠的整整齐齐的一套衣服,心里又酸又涨,说不出来的滋味。

不但齐铁嘴这一晚上没睡好,张启山也是难得的没睡好,他起先是兴奋,兴奋齐铁嘴对他表现出来的依赖,后来是被叮叮铃铃的声音震得睡不着觉。

“叮!齐铁嘴对您的好感度下降,当前好感度为77,具体描述不可查看。”

“叮!齐铁嘴对您的好感度上升,当前好感度为78,具体描述不可查看。”

“叮!齐铁嘴对您的好感度下降,当前好感度为77,具体描述不可查看。”

“叮!齐铁嘴对您的好感度上升,当前好感度为78,具体描述不可查看。”

“叮!齐铁嘴对您的好感度下降,当前好感度为77,具体描述不可查看。”

……

好感度上上下下的不断变化,张启山的心情也就七上八下的随着它变化,又生怕一旦关了声音错过了什么,只能强打着精神听着,直到最后好感度定格在了78,比前两天的好感度还要低,张启山这下子是真的睡不着了,等着眼睛琢磨着齐铁嘴的态度,到了天亮才睡着,等他起来,齐铁嘴已经拍拍屁股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在风中纠结。

评论(1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