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佛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32

32.

张启山既然做了决定,二话没说就奔向了齐家,抓着齐铁嘴说了一句,“老八,我稀罕你,你和我处对象呗!今儿我就把话撂着,你是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齐铁嘴娇羞着捂着脸,“佛爷您英明,老八这辈子跟定您了!”

从此,王子和公主佛爷和八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全文完!感谢阅读!下滑有惊喜!

 

 

 

 

 

 






















完结感言【作者瞎叨叨【可以忽略:我回来了,考完高数觉得灵魂都要升华了!和小伙伴约了明年再战!祝我好运!感谢可爱的小天使们!大家都是喜欢一八才一起玩耍的,我也真的算不是什么太太,吃的CP也杂,感谢大家不嫌弃!我这个人呢,比较好说话,更好勾搭,也欢迎勾搭,留言小红心小蓝手支持我啊!留言我一般都会回的,但是我有时候可能像是在怼人,只是我觉得可以开玩笑而已,不要介意啊!爱你们!




其实,下面才是正文,上面纯属恶搞!不要当真!    前文传送门来一发

好消息:以后可以日更啦!因为宝宝放假了!基本是十点左右更新!感谢支持,喜欢就点个关注吧【觉得我瞬间像个主播,毕竟粉多了可以满足我的虚荣心,就是这么虚荣,没办法!真心感谢不嫌弃!

 

 


还没等张启山去香堂找人,齐铁嘴就到张府来了,说是来也不准确,确切的说是管家来通报齐八爷来了,询问要不要见。

张启山正被尹新月纠缠着,他看着坐在桌子上削苹果的尹新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本来是打算第二天就和齐铁嘴说清楚,没想到前一天还因为他的拒绝伤心的不得了的尹新月又气势十足的拦住了他,压着他在家里养病,张启山一想也对,表白嘛,总不能带着伤去,还是先养养,也不急在这一时,也就同意了,安心在家养病,这正是长沙的多事之秋,这两天张府的访客去突然没有了,张启山觉得奇怪,却没有多想,今天听见齐铁嘴来还要通报,这才明白,恐怕是尹新月吩咐了不让人来打扰,他有些急,“通报什么?八爷来了,就让他去卧房等我!”

吩咐完管家,他这才转过头来,一脸怒色,“尹小姐,请你不要自作主张,你要是玩够了,就回北平,免得令尊担心。”

“张启山!你!你这人真不知道好歹!”尹新月生气了,把削得一塌糊涂的苹果一扔,跑上了楼,张启山没时间理他,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齐铁嘴,迫不及待地想要挑破这层窗户纸,他上了楼,齐八爷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正在卧房里团团转,看见张启山进来,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抱住张启山的胳膊,“佛爷,您可来了!”

张启山挑眉,心说今天这是怎么,不会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吧?这么想着,脸上就带着笑,问他,“怎么了?”

齐铁嘴虽然平时把他夸得跟花似的,但是他毕竟不是张启山肚子里的蛔虫,再说他一个算命的,算了自己是仙人独行的命,也就不会考虑自己和张启山的关系,想都没有多想,哪能明白过来,因此十分煞风景,“二爷啊,也真是,我昨天去怡/红/院看他,喝的醉醺醺的,不省人事,这夫人还没下葬,二爷他这样,唉……”

“叮!恭喜您获得绿帽子×1,目标人物齐铁嘴对二月红的好感度上升,当前好感度为78,具体描述为失去情缘所以崩了人设的可怜宝宝。”

一提到二月红;连好感度都涨了,张启山表示这日子没法过了,当然,他已经忽略了他们也一直都没有一切过过日子。但是现在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张启山默默地劝自己,毕竟要以大局为重,齐铁嘴二爷也是为了他张启山,如果不是为了他,齐铁嘴这个人懒得很。

“我从小认识二爷,他年长我几岁,从来都是温文尔雅,让人如沐春风,我还从来没见过二爷这么颓废过,真是……”

“……”张启山觉得脸有点疼,安慰自己齐铁嘴和二爷青梅竹马,担心他是难免的,两个人也只是友谊而已。

“嗷嗷嗷,青梅竹马好萌,嘴嘴和红红配一脸!话说你知道什么叫flag了吧?”耳边还有一个不/甘/寂/寞的声音,张启山现在真的想一枪毙了她,当然,也只是想想,他连人家什么样子都没见过,更不用说毙了。他现在是确确实实明白了什么叫弗莱格了,就怕齐铁嘴说出什么我和二爷情比天高之类的话,他现在急需一个人来打断齐铁嘴的话头。

打断齐铁嘴的人很快就来了,来人甚至都没有敲门,大摇大摆的端着茶盘进来,“嘭”的一声把茶盘撂在桌子上,语气刻薄,“这是你家吗?能不能让人好好养病啊?”她第一次见到齐铁嘴莫名其妙的就不喜欢他,知道今天张启山和管家说齐铁嘴来不用通报,还让人上卧房时,尹新月才有了一个荒谬的猜想,张启山喜欢的人是齐铁嘴,她在新月饭店长大,免不了接触三教九流的人,也见过带着兔爷的男人,却万万没想到自己第一眼看上的男人也是个喜欢兔爷的男人,她气的不行,但是又不甘心自己被一个兔爷比下去,这才忍着气愤推门一看究竟,进了门,看见张启山和齐铁嘴紧挨的坐在沙发上,一副耳鬓厮磨的样子,她一下就炸了,嘴巴也就毒了起来。

张启山比她还要生气,自己和齐铁嘴在谈事情,这尹新月不但不敲门,还是这个态度,他开始有些后悔没有让副官强制送她回去,眉头皱得老高,想要开口教训他,却看见齐铁嘴已经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歉意,一拱手,“嫂子教训的是,老八以后一定少来——呃,争取不来。”他一边向外走一边像张启山使眼色,让他不要出声。

张启山和他这么多年相处,这点默契还是有的,他只能皱着眉同意了。那边尹新月眼开着人离开,顿时喜笑颜开,“慢走,不送!”

张启山忍着脾气,眼睁睁的看着齐铁嘴消失在门后,心里哇凉哇凉的,只能把火往尹新月身上发,“尹新月,你到长沙是因为张某,张某也一直拿你当贵客,你怎么折腾张某都由着你,只是这事你做得太出格了,我张府请不起您这样的客人——副官,带人送尹新月到回车站去,一定要保证尹新月平安上车。”

“是。”门外的副官敬礼,点头称是,笑的露出两颗兔牙,满脸客气,“尹小姐请!”

尹新月扭头要走,被副官一把拉着,“尹小姐,您的房间在这边,时间紧,您抓紧时间收拾行李!”

“我不走!张启山!你个王/八/蛋!”尹新月骂骂咧咧的,但是她这小身板实在是不堪一击,被笑面虎张副官直接扭送回了屋,“尹小姐,您要是没什么想收拾,我可以现在就送您去火车站。”

尹新月知道这下子是动真格的了,张启山虽然说过好几次让她回去,但是都没有派人强行扭送她,这次看来是铁了心了,想到这,她不由得有些委屈,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张副官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一推门看见他哭得凄惨,依旧没什么反应,笑眯眯的,“尹小姐还没收拾好?”

尹新月瞪他,不情不愿的往箱子里塞衣服心里想着活该你们张家人单身一辈子。

张启山可没心情管尹新月,他正忙着往齐家香堂赶去,明明齐铁嘴刚刚从张府出去的时候还没什么,等他骑着机车到了香堂以后,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张启山想骂人。

“叮!齐铁嘴对您的好感度降低,当前好感度为79,没有具体描述。由于好感度低于80,任务难度升级,目标人物对其他人的好感度上升比对您的好感度度上升容易一半,其他变化请在任务过程中自行发掘!谢谢您的理解与支持!”

“……”并不想理解与支持,张启山现在想找个人骂一骂,他刚刚理解了自己的心意,就给他来这一下子,他严重怀疑这个一八大法好是不是在玩他,“你的目标不是要撮合我和老八吗?”

“怎么会,我可是正直的系统,你想多了,再说了,这是你自己作的,赖谁啊?难道赖嘴嘴吗?”

张启山当然不能赖齐铁嘴了,毕竟他也知道齐铁嘴受了委屈,当下就想着表明心意,两个人把话说开,耳边的女声很快阻止了他,“你想想,你这个时候表白正常人会接受吗?何况嘴嘴对你其实还是有点意思的。”

张启山想了想,正常人接受不接受他的表白他不在乎,但是这个时候这样,的确是可能引起误会,也就没急着说,反倒和齐铁嘴谈论起二月红的事情来。

“这才对嘛,又不急于一时,你现在先刷刷嘴嘴的好感度,反正你已经把尹新月送走了,不着急。”

妹子,话说你知道什么是flag吗?

评论(1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