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佛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31

沉迷于王与异界骑士不能自拔,想要一个慕云!更的晚了,抱歉!我需要你们的小红心和评论!爱你们!这两天要断更了,十分抱歉,十号考高数,我还一点没有复习,上上上学期的知识了,我要去恶补了,暂时更不了,抱歉!

我本来想放一个前面的链接的发现没有了,我回头在做一个合集的链接放在前面,么么哒!



31.

二月红上张府求药的那一天,大雨滂沱,雨幕几乎遮住了人的视线,张启山透过铁门的缝隙看着丫头坐在黄包车里,脸上满是雨水,门前的二月红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他摇晃着张府的铁门,困兽般的嘶吼,“佛爷,二月红前来求药!”

张启山看着他,心里动摇过,但是却一言不发,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默默回想着丫头的殷切嘱托,他最终只能板着脸,任由雨水淋得他满头满脑,“托药之人,情比天高!”随即便是毫不犹豫的转身,连一点求情的机会都不留给二月红,他也怕,他是真的怕,自己会忍不住心软。

尹新月从楼上跑下来——她从红府回张府有段日子了,张启山一直劝她回北平,她死活不回去,一直到现在。她看着张启山满身都是水,有些吃惊,吩咐下人去拿干毛巾来,“启山,你怎么了?”

手臂被尹新月拽住了,张启山皱着眉头挥开她,接过下人拿来的毛巾擦了一把,“没你的事,尹小姐要是玩够了,就回去吧,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哎,你这人,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好歹啊?张启山,我这是关心你,你怎么整天想着赶我走啊?”尹新月气得直跺脚。

张启山实在是不想和他废话,他现在累的很,不仅是身体累,精神也很疲乏,这两天他想了很多,但是确实越想越乱,脑子乱成了一团,今天这幅场景,看得他实在是堵得慌,二爷和夫人一贯是和和美美的,甚至二爷的英雄救美还是一段佳话,可是这一切都抵不过病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失去气息。

他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就听见耳边传来了久违的声音,“叮!由于系统延迟,您的爱心券结算被推后,您已拥有爱心券×1255,满足升级三级同人本的条件,是否升级?”

张启山睁开眼,没有说话。

“您超时未作出回应,系统自动播放中。”

面前徐徐展开了一本粉红色封面的书,上面是熟悉的瘦金体写着《与君书》,张启山觉得心里难受,又不从何而起,只能看着,就当是看个故事也好,转移一下注意力。等到书卷一打开,他就后悔了。

面前站着一个齐铁嘴,枣红色的长衫,墨绿色的围巾,带着玳瑁圆框眼镜,就像是活生生的站在他身前一样,张启山觉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想闭上眼不去看,却偏偏不错眼珠的盯着。

旁白的声音也是齐铁嘴的,温润的,像是晨间的轻雾一般,这大概是以齐铁嘴的口吻叙述的故事,从他少时的趣事,到成为九门当家,张启山从来不知道这些事,他不问,齐铁嘴也不说,就保持着这样的默契。

渐渐地,画面中张启山的身影多了起来,他们一起下斗,一起逛夜市,太多太多的事情被张启山一件件从记忆中挖出来,他看着面前的半透明的齐铁嘴笑,就一起跟着笑,看着他和画面中的那个自己笑闹,讨饶,一切的一切,都像是现实一样,他看着,越看越觉得心慌,怕自己看到什么。

画面中的张启山要结婚了,齐铁嘴带着笑意帮他算了日期,有亲自去库房取了收藏多年的宝贝当做贺礼,齐铁嘴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过了一会儿,竟流了眼泪,泪水一滴一滴的像是砸在真看着他的张启山身上。

他看见齐铁嘴跪在香堂了,上了三柱香,口里喃喃着,“老八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心悦于张大佛爷,罪过,罪过!只求列祖列宗不要怪罪张大佛爷,保佑他平平安安。从此我齐铁嘴和张启山,只是九门的兄弟。”他说完这话,自怀里取出一面铜镜,珍而重之的放在了贺礼的盒子里。

张启山亲眼看着面前的自己结婚,整个张府红彤彤的,泛着喜气,但是张启山笑不出来,他看见齐铁嘴在酒席上喝了一杯又一杯,醉眼婆娑,眼里满是痛苦,只能把这些痛苦和着眼泪一起咽进肚子里,面上还是一句又一句的,“恭喜佛爷!”

后面的画面都是晃动的,齐铁嘴在微风中晃着酒瓶,眼睛通红,却依旧傻笑着,穿着那件张启山送来的枣红色长衫,张启山突然觉得受不了,心里一窝一窝的疼,像是有什么生生撕开了他的心一样,他叹了一口气,企图找人说说话,“这些都是真的?老八对我,是这种心思?”

“我不知道,这只是小说罢了,你不要在意,随便你怎么样。”

张启山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纠结,他想着齐铁嘴对他是这种感情,又想着不是,他不知道自己想着这些有什么用处,但却是控制不住的在想。

“他对你什么感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他什么感情,你自己想得明白吗?你敢说你对他没有一点非分之想,你敢说自己不在乎他,你自己好好想想,不要真的像是小说里一样,辜负了,也错过了。”

张启山于是就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想着,想着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他过去的三十年,似乎并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他想着他对齐铁嘴还是不一样的,看着他笑,看着他生气,看着他就心安,明明他是不信命的,却时常带着这个算命的……

这么想着,天就亮了,他看着桌上齐铁嘴爱吃的菜,突然就想通了,他张启山,也许这辈子真的栽在了这个算命的手里了,想到这,他不但不排斥,还有这隐隐的兴奋,但是这样的兴奋也只是持续到中午。

中午的时候,二月红闯了进来,手中提着一把剑,脸上满是神伤,他说:“张启山,我要你偿命!”

张启山于是就站在他面前,生生受了他一剑,锋利的剑刃划破了衣服,直直刺向肩膀,张启山疼的发晕,“二爷,等夫人安葬好之后,我在这里恭候你,如果你回心转意,跟我下矿,查出日本人的阴谋,拯救长沙百姓,我张启山这条命,你随时拿去!”

“我记住了!”二月红气势汹汹的来,又气势汹汹的走了,急坏了一边的尹新月,尹新月气他不知道躲一下又气二月红这人不讲道理,骂了好一阵,张启山就听着,“尹小姐,你走吧,我又喜欢的人了!”

“你说什么?张启山,你说你有喜欢的人了?我尹新月就在你面前,你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了?你你你!你简直是个王八蛋!”

张启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完全没想着理他,他上楼包扎好伤口,心里想着,等到伤好了,二爷的事解决了,就和齐铁嘴摊牌,告诉他,张启山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他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评论(1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