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佛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29

答应的更了!感谢大家喜欢【厚脸皮的我】看了茗茗直播,心满意足的去睡觉,晚安了!有缘看见记得留言啊!爱你们!

29.

虽然尹新月很不配合,老八也总是闹脾气,但是张启山还是觉得应该可以顺利到达长沙的,但是他flag立得太早,等到了半夜,只听见车厢上方传来许多的脚步声,学武的人都耳目灵巧,张启山和二月红瞬间清醒了,张启山出去查看情况,他本来是想要叫齐铁嘴的,但是这人这两天也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他就先出去看看,把人交个二爷了,二月红了然的点头,扒拉了他一下,“老八,醒醒!”

等齐八爷模模糊糊醒过来,二月红已经把丫头推到他身边,去了包厢外面,齐铁嘴懵了一会儿,才明白这是出事了,掐起手诀来算了一卦,还在不是大凶,他支棱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安慰丫头道:“夫人放心,二爷就在外面,没事的。”

丫头把二爷的衣服往身上裹了裹,咳了两声,“佛爷和尹小姐……”

“夫人您就放心把,不会出事的,”齐铁嘴虽然这两天不愿意理张启山,但是对他是放一万个心的,“佛爷神通广大,是不会有事的。”

车厢中的张启山远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游刃有余,他一出来,就发现车厢里多了很多日本杀手,还有彭三鞭的手下混在其中,偏偏这个时候听见尹新月的叫喊声,他虽然不认可尹新月随随便便喊他夫君,但是也不能看着一个妙龄女子被他人糟蹋,只能赶过去救她。

车厢两边都是座位,又挤满了杀手,张启山虽然武功高强,但是伸展不开手脚,十分憋屈,偏偏那边尹新月还叫个不停,张启山生怕她有什么闪失,不好和新月饭店交代,随手拎起一边的酒瓶就是一下子,直接把对面的人打懵了。

过道狭窄,那群杀手也同样被限制住了,只能一个一个的上,企图使用人海战术阻止张启山,面对这些人,张大佛爷毕竟是张大佛爷,拎着酒瓶一路横扫了过去,一脚踹开了仓库的门。

彭三鞭正把尹新月压在地上,一点便宜还没占到,就看见张启山煞神似的走了进来,脸上也不好看,手中的鞭子奔着张启山的面门甩了出去,张启山知道他鞭法好,早有防备,躲了过去。

这个仓库里满是杂物,彭三鞭的鞭子长,但是死活打不到张启山,还偏偏让张启山把尹新月带到了一边去,他气的眼睛发红,手上的鞭子没了把门,“臭小子,今天老子就让你交代在这!”

张启山带着皮手套的手一把抓住彭三鞭的鞭子,欺身到他面前,没了鞭子的彭三鞭像只没牙的老虎,过了两招还是被打倒在地,张启山本来不欲杀他,但是看到车厢里的日本杀手,知道他这是和日本人勾结到了一起,手下就有些不留情面,但是口头上还是试图劝他,“我偷了你的请帖,冒充你的名字,我不对在先,但是你勾结日本人来杀我,就是你的不是了。”

气急了的彭三鞭哪管他说什么,开始破口大骂,“他奶奶的,老子早该杀了你,上了这个小丫头!免得她出去勾三搭四的。”

张启山听他这话,就不愿意和他废话了,他本来就是土夫子出身,手上没有点血是不可能的,只是这两年当了兵,成了长沙的布防官,和齐铁嘴学了两句之乎者也,这才有所收敛,今天彭三鞭的这番话倒是撞在他的枪口上,当真下了死手。

等到解决完了彭三鞭,张启山才注意到尹新月正站在一边直勾勾的盯着他,袖子破了都不自知,他想着尹新月虽然是新月饭店的大小姐,但是到底是个女孩子,遇到了这样的事,也有他的责任,也就没有在说什么,“走吧,回去。”

“好。”尹新月小步追上他,想要用手挽张启山的胳膊,被张启山躲了过去,她自然有些不悦,“你干嘛来救我啊?你是不是也喜欢我啊?”

张启山觉得新月饭店仿佛药丸,摊上个这么个不清醒的千金,他只是因为尹新月帮了他才过来救人的,怎么就谈得上喜欢不喜欢的了,张启山冷着脸不理她,任由他啰啰嗦嗦的说个不停。

推开了包厢的门,张启山看着完好无损站在他面前的齐铁嘴,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虽然直到这算命的不简单,但是心里一直担心着,这时候看见他,冷了一路的脸上多了几分笑容,齐铁嘴看见他也乐,拉着人进了包厢,刚要关门,就看见了尹新月,顿时有些不适应,尴尬的放开了张启山的手,嘴上还是关心着,“佛爷,没事吧?”

张启山从他松开手的那一刻脸就黑,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是觉得难受,酸酸涩涩的,但是二爷和夫人在这,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含含糊糊的说了几句没事。

“这时候就要说我受伤了,要嘴嘴亲亲抱抱举高高!”

“……”张启山觉得齐铁嘴应该举不起他来。

“所以说你已经接受亲亲抱抱了吗?可惜现在嘴嘴不要说是亲亲抱抱,就是拉拉小手都不让,为你默哀!”

“……”张启山现在十分想把自己脑袋里的东西枪毙了,省得她总是说一些不着调的东西。张启山眯着眼睛想着,他和老八,也许是比平常兄弟近些,但是,谁让他们两个是过命的交情呢?并不是奇怪的关系。

“妈的,张启山你个智障!老子千辛万苦的给你金手指,牵红线,你他妈告诉老子你和嘴嘴是清白的,谁信啊?”一八大法好气急败坏的骂了两句,随即想起了什么,嘿嘿的笑了两声,等着看戏。

包厢的座位十分硬,张启山睡的很不安稳,一个人在耳边不断地叫着“佛爷!佛爷!”声音一会儿远一会儿近,但是都是同一句话,张启山听着听着,觉得有些熟悉,好像是齐铁嘴。他喊了一句老八,就看见飘过来一个人,还是那副熟悉的打扮,眼角眉间都是笑,张启山莫名的觉得自己唇角也在上扬,面前的人忽然一动,直直的跪到了地上,眼前也不再雾气昭昭的了,似乎是到了齐家的香堂,齐铁嘴正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张启山就这么一直看着,听着齐铁嘴絮絮叨叨的说着往事,从他初到长沙他到成为九门之首,每一桩每一件,都说得清清楚楚,仿佛还是昨日的事,他听着听着,就感觉自己陷了进去,直到最后一句,很轻,很弱,像是风一般飘过他耳边,却是让张启山一震,猛地清醒了,他听见齐铁嘴说了一句,“老八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心悦于张大佛爷,罪过,罪过!”


评论(1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