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佛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25

更了,这章状态不好,以后再修吧!感谢支持。

25.
“咔哒”
又是一声,张启山把手中的盒子慢慢合上,向后退了退,心里盘算着是现在就冲出去把门口的人制住还是悄无声息的躲一会儿等着人走,毕竟听脚步声只有一个人。
他还没拿定主意,耳边的声音却急得不行了,一直在吵嚷着:“快快快,使用超级主角光环!”
使用技能倒是个好主意,张启山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决定听她的,他刚要开口,就被刺耳的女声吓了一跳,“别,你别用主角光环了,我怎么把这茬忘了,那姑娘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主角,万一再把她招过来我不就白忙活了吗?你还是先躲躲吧,千万不要和她碰上。”
“好。”张启山也知道她不会在这件事上开玩笑,万一冒昧的冲出去被抓住就说不清楚了,还不如暂时躲在这里看看情况,他小心的把刚刚翻乱的东西放回原位,退到了博物架的后边。
门那边又传来咔哒咔哒的几声,伴随着一个略带疑惑的声音,“奇怪,怎么不行了呢?是不是门的问题。”
门边的人似乎还有点耐心,不停的鼓捣着门锁,张启山心想这还是个笨贼,连门锁都打不开。
“是尹新月。”
新月饭店的大小姐,那个司机小弟?张启山暗自摇摇头,还真是挺有意思的,撬自家锁来了。
“有什么意思啊?切!你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有了嘴嘴还不行,还要招惹人家大小姐!”
我这什么也没干啊,张启山表示很无辜,再说了,这怎么又扯到老八了?
这会儿功夫,门外已经安静了下来,看来偷这一招是没用了,当务之急是要先回去和老八会和,张启山催促她看看人走了没有。
“走了,再等会儿,等会儿。”这时候出去不是往枪口上撞吗?万一尹大小姐杀个回马枪就全完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张启山不知道她要等到什么时候,又怕发出动静再引来人,只能安静的站着。
“叮!恭喜您获得绿帽子×1”
张启山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慢悠悠的解释,“齐铁嘴在和那对姐妹花搭讪!啧,我就说嘴嘴的魅力是无敌的,你可要抓紧了!”
“我和老八——”他说不出来了是兄弟这种话,但是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比一般的兄弟更亲近,更想靠近。
“叮!齐铁嘴对您发动了爱的担忧,恭喜您获得体力提升50%”
“走吧,没人了。”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时间还长,张启山打开门按着来路往回走。
等在下面的齐铁嘴已经急得不行,绕着大厅转了好几圈,冷不防撞进了张启山怀里,那人小兔子似的一蹦,被张启山按住,“是我。”
“佛爷!”齐铁嘴转头看见是他,压这声音喊了一声,这才意识到人多眼杂,拉着他回了屋。
“怎么样佛爷?你受伤没有?”齐铁嘴拉着他左看看右看看,他是真的有点急了,人走了这么半天都没动静,他总怕出事,心里不安得很。
“没事,”张启山拽着他坐下,“但是没找到鹿活草。”
“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要是这鹿活草轻易到手那才真是奇怪呢。佛爷您别担心,这事我看还是有希望的。”
“不管怎么样,鹿活草是一定要拿到的。”
两个人又商量了一会儿,齐铁嘴还是有些不放心,出去打听消息了,张启山给长沙那边解九爷发了电报,躺在床上想事情。
想着想着,就有些昏昏欲睡了,他刚闭上眼,就感觉床边一重,“佛爷,大事不好了!”
“什么大事不好了?”张启山颇有些不悦的睁开眼,算命的整天不是大凶就是大事不好,满嘴跑火车,也就是他惯着齐铁嘴。
“您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张启山懒得理她,皱着眉头看着齐铁嘴,“怎么了?”
“我刚才听到了有日本商会的人,点名要这最后三味药材!”齐铁嘴看他实在难受,忍不住上手给他按了按头。
张启山让他按了一会儿,站起来去给解九爷发了一封电报,这才放下心来。
“叮!接到主线任务——佛爷的成攻之路5——约会吧!独属于你和我的记忆!”
“不去!”张大佛爷显然非常抗拒,这边的事还没有着落,他哪有心思出去闲逛。
“去嘛去嘛!好不容易来趟北平,再说了,你不想去齐铁嘴还不想去吗?”
“不去!老八这时候也没心思去。”张启山看了一眼齐铁嘴,算命的抿着嘴皱着眉头,他突然就有点想笑,不知道为什么。
“哎,佛爷,你怎么?笑的好渗人啊!”齐八爷看着张大佛爷默默嘟囔了两声,张启山瞪他,他装模作样的缩了缩脖子,“没有,没有,我瞎说的,佛爷您别生气。”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你刚才答应我的好好做任务,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先把这件事解决,我现在没心情出去闲逛。”
“张启山王八蛋,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吃喝嫖赌欠下3.5个亿,带着他的算命的逃跑了!”
“别闹了,任务我会做的,等回去有时间,你别再折腾了,这段时间安静会儿!”张启山有些生气了,除了齐铁嘴,还真没有人敢一个在再而三的反对他的话。
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耳边的那人愤愤不平,“随便你吧,我不管了,反正你别后悔。”
没什么好后悔的,张启山心里想着,拉着齐铁嘴躺倒床上,两个人心事重重的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张启山就起来了,他是军人,作息都有严格的计划,哪像算命的,什么时候起床都行,他看着床上睡得一塌糊涂的齐铁嘴,控制不住的笑了。
“老八,起床了!”等张启山把早餐都端到屋里齐铁嘴还没起床时,他就有点笑不出来了,天知道齐铁嘴的起床气有多严重,他试探的扒拉了一下齐铁嘴,没料到齐八爷翻了个身继续睡,一点要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
“老八!”张启山真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起码现在不是,他直接上手把被子拎起来,企图把齐铁嘴冻醒。
没了被子的齐铁嘴缩成一团,衣服皱巴巴的露出一节白皙的腰和白藕似的大腿,张启山心里的火腾地一下烧了起来,把被子一甩,拽着人起身,咬牙切齿的,“老八!”
“啊?”齐铁嘴被吓得一激灵,才发现自己穿着睡衣被张启山拎下了床,他搓了搓手臂,颇有些可怜兮兮的,“佛爷,怎么了这是?”
他没戴眼镜,温润的眸子还带着水汽,小狗似的湿漉漉的,有些干裂的嘴唇半张着,说不出的……可爱,张启山心里只剩下这么一个词来形容,心里那股邪火顿时烟消云散,嘴上还是硬气得很,“都什么时辰,洗漱,吃早饭!”
“哦。”齐铁嘴其实还没睡醒,呆呆的点头往外走,差点撞到门框,张启山在后面默默扶额。
两个人吃过早饭,也就到了拍卖会开始的时间。彭三鞭身份不低,两个人被安排到了二楼的一个包间,说是包间,其实就是两面用帘子和其他人隔开,一面正好可以看到大厅的情况。
两个人来的不算早,哪想到还有人姗姗来迟,架子摆的老大,齐铁嘴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些人进进出出的抬着东西,忍不住拍了张启山一下,趴在他肩膀上说:“佛爷,这可都是好东西啊!”
“你那好东西还少?”耳朵有点痒,张启山推了他一下,让他坐下。
齐铁嘴乖乖的坐回去,嘴上念叨着:“那能一样么?这可都是宫里的好东西,不得了啊!”
张启山实在是懒得理这个哈宝,站起身看着下面的情况。
第一天的拍卖会都是小打小闹,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二楼这几个包间里就没有一个叫价的,齐铁嘴一开始还兴致勃勃的看着,没一会就失去了兴趣,张启山也懒得看,干脆坐着等着。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