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八all】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 05

短小,最近没啥灵感,完结以后会慢慢修的。

那句回去再说终究也只是一说,张大佛爷连点三盏天灯不但得到了三味珍贵的药材,还得了一个漂亮媳妇,做了这新月饭店的乘龙快婿,齐八爷看得是连连摇头,“我们这趟北平来得值啊!三爷不会是舍不得这漂亮媳妇了吧?”
尹新月笑眯眯的听着,等他夸完自己就带着张启山取了药,催着两人快走,齐八爷也是明白这个中道理,在一旁帮腔,“尹小姐快带我们出去吧!你们都是有家室的人,就我一个孤家寡人的。”
“你有家室了?”尹新月一脸诧异。
“啊,对啊!他的媳妇不就是你吗?”齐铁嘴抱着盒子和两人开玩笑。
尹新月这才高兴起来,佯装生气的样子催着两人离开。
没心没肺,张启山看着齐八爷笑的开怀,一胳膊肘怼过去,“别乱开玩笑!”只听见耳边惨叫连连。
尹新月把二人送到车站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张启山和她僵持着,正巧遇到了拍卖会上帮过忙的贝勒爷,张启山三言两语打发了贝勒爷,顺便得了个信物,眼看着时间不多了,也不再和尹新月多言,默认让她跟着。
一上火车,这齐八爷就说开了,他是个算命的,吃的就是这行饭,当真是口若悬河一般,二爷搂着丫头不住的笑,掩不住的爱意。
包厢一开始就是订的四个人的,这多了一个尹小姐,车厢里就有些逼仄,齐八爷说了一会儿,见两边都是一对一对的,当真是没意思,关门去吃饭。
过了没一会儿,车厢里的两位女士也去了餐车,张启山和二月红面面相觑,还是二月红先开的口,“这尹新月还不错!”
“她?不行不行,她太闹腾了!”张启山知道他的意思,可是他意不在此,只想着先打发了这个大小姐再说。
“你府里太冷清了,有个热闹的人也好。”
张启山看着他,突然觉得好笑,“你呀,有个好夫人!”
“是啊!丫头是个好夫人。”二月红笑的一脸甜蜜,张启山却是觉得心里发凉,他能看出二月红对齐八的心思不是作伪,可不过一月时日,却爱上了另一个人,可能吗?
他这边还想着,就听见一阵喧哗声,夹杂着女子的尖叫声,“夫君,救我!”
是尹新月。不管自己喜不喜欢尹新月也要出去看看,张启山和二月红交代一声,出了包厢。
张启山出了车厢才发现事情有些大条,这个彭三鞭不知怎么和就日本人合作了,一门心思的想要抓住尹新月,张启山虽然武功不错,但是架不住人多,也受了一点小伤,但好在把人救了回来。
一路上有惊无险的回了长沙,齐铁嘴拎着箱子走下车,就看见小副官站在车前,“八爷,您坐哪辆车啊?”
“坐什么坐啊?有我坐的地方吗?一个两个都拖家带口的!爷腿着回去!”齐八爷把箱子扔到副官怀里,潇洒的一挥手。
副官抱着箱子摇了摇头,“八爷!箱子!”
“送回府上去!”
啧,还挺会指使人。副官抱着箱子上了副驾驶,后视镜里映出张启山黑着的脸,副官转头看了眼尹新月抱着张启山手臂的手,“开车!”
把人送回张府,副官这才拎起齐八爷的箱子要出门,张启山叫住他,“副官,请八爷过来一趟!”
“佛爷,”副官难得皱了一下眉,“这么晚了,你们又一路舟车劳顿,八爷的身体您也知道……”
张启山一想也是这个理,左右没有什么要紧事,“那就明天再说吧,你先把东西送回去!”
“是。”副官看了眼正在尹新月面前左右为难的管家,明智的自己跑去了厨房。
副官到香堂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齐八爷正在吃晚饭,他把箱子交给伙计,把手里提的罐子放到桌上,打开,一股子香味飘了出来,“八爷,我这还真是赶巧了!”
齐八爷的眼睛都亮了,他去这一趟北平一直提心吊胆,回来也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自己伙计不知道他今天回来,也就没什么吃食,如今看了这眼馋了许久的莲藕猪蹄,心里乐开了花,“来来来,副官你这赶得正好,一起吃,一起吃!小满!添副碗筷!”
这一顿吃的不错,齐八爷的话匣子也就打开了,滔滔不绝的说着北平的事,副官一边听着一边发呆,心里琢磨这这八爷还真是难懂,明明回来的时候一脸怨气,怎么一顿饭就好了,他还以为八爷这是对佛爷有意思,吃醋了呢,还等着两人什么时候捅破这层窗户纸。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对张启山算是了解,也知道张大佛爷怕是对算命的有意思,要不然怎么会去哪里都带着八爷呢?因此一开始他对齐八爷就有些看轻,认定这人是个入了佛爷眼的神棍,没想到是一次下斗却让他见识到了这奇门八算的真本事,当真是厉害。
“哎,我说呆瓜,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齐八爷说的口干舌燥,都没有人回应,心里不爽的很。
“听了!八爷您厉害啊!”
“去去去!净敷衍你八爷我呢!”齐铁嘴吹胡子瞪眼。
“哪能啊?”副官连忙陪笑,一脸委屈,漏出了可爱的兔牙。
平时都是看见这小子一脸冷酷的模样,难得看见玉面阎罗这幅小孩似的样子,齐八爷差点没绷住,转身抓了把米去逗鸟,“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