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佛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21

点梗戳这里留言!

我要写修罗场!!!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为什才写到第八集,好累!我不管电视剧怎么演的了,我要瞎写!!!闭着眼睛写!!!

 



“算卦喽!算卦喽!不准不要钱!”

张启山听着齐铁嘴渐行渐远的声音,拿着报纸挡住眼睛,心里空落落的,有点烦,平时总是在耳边叨叨的声音今天也异常的安静,他刻意看了一眼对面的二月红,还是没有动静,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平时只要自己和老八以外的人单独在一起,耳边那个女声就会叽叽喳喳个不停,今天这是?难道是昨天?

昨天晚上张启山、二月红、齐铁嘴和解九爷三人商量过北平之行以后三人告辞,各自回去安排,张启山也去书房处理公务,这些天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声音突然响了一下,不似平时的活力,浑浑噩噩的,“没有用。”

声音很小,张启山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他有些狐疑的问,“什么没有用?”那边没有动静,半晌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你是说我们这次去北平?”张启山知道这是她故意的,明显是想说不敢说的样子。

“唉,”那边的声音顿了一下,像是突然被卡住了,“算了,你只要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记住,你的感觉是自己决定的,我只是个催化剂而已,我也只能说这么多。”

张启山听的一脸莫名其妙,辗转反侧了一夜,琢磨着催化剂究竟是什么。这种不爽直到见到一身道袍的齐铁嘴才好了起来,他也就暂时放下了这件事,按着计划带着齐铁嘴上了火车。

“叮!恭喜您获得绿帽子×1,同人本升到二级以后开启新功能:你是我的眼,花费爱心券可以观看目标人物齐铁嘴的回放。您可以花费30爱心券观看得到绿帽子的过程,是否观看?”

副官也不在这边啊?张启山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副官,没办法,那次那次下斗时副官给的绿帽子不要太多啊!对此副官表示很无辜。

他这边还没表示,面前已经开始播放齐八爷那边的情况:齐铁嘴打着算卦的名义摸进了彭三鞭的车厢里,说了没两句就假装倒了下去,双手在彭三鞭的胸前一阵乱摸,终于摸清了请柬的位置,还没来得及露出一个笑容,就被彭三鞭一下子掀到了一边,身体结结实实的撞到车厢上,疼的眼眶泛红,还是站起来低声下气的赔了不是。

画面清晰,张启山看着齐铁嘴那个样子,心里涩的难受,也就忘记了看这个东西的目的。

“咳咳。”齐八爷走了过来,摸摸脖子又摆摆手,打着暗号。

学得不错,张启山心情好了起来,小声的和二月红交流着齐铁嘴得到的信息,二月红轻微的点了点头,放下东西走了。齐八爷被撞了一下疼得厉害,也顾不得什么伪装身份,一屁股坐在了张启山身边,“哎呦,疼死我了。”

张启山看着他呲牙咧嘴的,知道他大半是装的,还是忍不住有些不舒服,这小算命的一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就总是受苦,他这个小身板,也真是。明明心里心疼的要命,嘴上还是不饶人,“还不是你自找的?打探个消息就这样,爷还能让你干什么?白养你了!”

“哎呦,爷您这是什么话啊,我这疼的可难受了!”齐八爷撇嘴,“这要是换了你,还指不定怎么样呢?我这也就是伤了一点!”

“瞧把你能的!”张启山瞪了他一眼,手悄悄地伸到背后给他揉了揉腰,齐八爷被伺候的舒服了,干脆往他怀里挪了挪,一脸享受。

“啧,恋爱的酸臭味!二爷可还等着你们去接应呢?”

张启山这才想起这一茬,推了推靠在他身上的齐铁嘴,“起来,我们去接应二爷?”

“哎,疼疼疼!你轻点!接应二爷,我去干嘛啊?我去不是添乱吗?我不去!我就从这等着你们就行了!”齐铁嘴表示一点也不想动。

张启山才不管他想不想动,拎着人站起来,“你不去我们一会儿拿完请柬可就走了!知道你没武功,你就在一边等着,省得一会儿时间紧来不叫你!”

“得得得,您快放开我,我去还不行!先说好了,我就只能在一旁看着!”

“嗯。”张启山看着他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两个人到了彭三鞭所在的那节车厢,二月红已经被彭三鞭控制住了,情况紧急,张启山也来不及叮嘱齐铁嘴,一用力把他往一边推了推,进了包厢。彭三鞭一看这阵仗,也知道了来者不善,站起身就出手,被压制的二月红得了空也赶来帮忙,一时间三个人斗得难舍难分。好在张启山和二月红的武功都不是摆设,彭三鞭对付一个人还好,对付两个就有些力不从心,他那些手下也不成气候,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就败下阵来,恨恨的看着二人拿走了新月饭店的请柬。

达到目的的二人转身就走,出了车厢拽住齐八爷上了车顶,正好进了山洞,一辆火车从另一边开了过来,一切都按着计划进行,除了……

“哎,佛爷!我怎么办啊?”齐八爷眼看着这二位都跳过去了,只剩他一个,不由得有些腿软,叫了两声分散注意力。

张启山已经跳到了对面,无法帮他,只能站在车顶上看着他,“跳!老八!”

齐八爷一阵求爷爷告奶奶没有用,心一横,闭着眼睛跳了过去,那边张启山比自己跳时还紧张,死死地盯着,双手不由得伸了出去,齐八爷也算是祖师爷护佑,闭着眼睛跳到了二爷的怀里。

二月红看着一个黑着脸一个白着脸的二人心里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摆手示意先下去再说。这一跳冲击不小,齐八爷还没从惊吓中反映过来,惨白着脸拉着张启山的袖子吸吸鼻子,“佛爷。”

张启山一看他这个样子,什么心思都没了,反手拉着他跳下车顶,到了预定好的包厢,齐八爷一下子瘫在了座位上,喘了一会儿才缓过来,脸色红润了一些,说话也带了活力,“太危险了!真是太危险了!就为了这么一个破玩意儿,差点把我们的小命都给搭上!解九爷不是号称天下第一聪明之人吗?怎么就想出这么个馊主意出来啊!”

对面的二人和张启山相视一笑,任由他抱怨着,张启山逗他,“怎么你来之前没有给自己先算上一卦?”

“我当然有了,要不是我给自己算的是有惊无险,我才不会跳火车呢!”张启山看着他笑,等他说够了,才和二月红说起新月饭店的事。

晃晃悠悠到了北平,从车站出来,四人分头行动,二月红带着丫头先去了旅店,张启山和齐铁嘴换了一身貂等着新月饭店的人。

“怪了,这新月饭店的人呢?”齐八爷打了个哈欠,用手杵了杵张大佛爷。

“人已经到了!”张启山指了指前面的一个牌子。

齐铁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佛爷,您搞错了,人家接的是曲如眉。”

这算命的平时不是知道挺多的么?张启山还是耐着性子解释着,“古代词人牛希济曾作:新月曲如眉,未有团圆意,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这牌子上书曲如眉,暗盒新月,团圆之意。正是新月饭店,派来接我们的人。”

“啧啧,这眼神,眉目含情的,要我我也装作不知道!”

“……”张启山开始怀念她今天莫名的沉默。

两个人和新月饭店的人打过招呼,出示了请柬,新月饭店的人带着他们出了火车站,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姑娘站在车前,做了个请的姿势,“二位爷辛苦了,我是你们的司机小新,欢迎你们来到大北平!我们现在即刻前往新月饭店!”

话唠比齐铁嘴有过之而无不及,张启山皱起眉头,有些不爽。

“叮!尹新月获得迷妹佛吹称号,由于该称号属性与目标人物齐铁嘴属性不同,开启修罗场模式。”

“迷妹佛吹尹新月拥有特殊技能:无。”

“正经佛吹齐铁嘴拥有特殊技能:佛爷救我!”

“第一局开始!”

“你们可以在路上稍作休息,或者沿途看看风景!”小司机一脸兴奋。

“这新月饭店出来的小子可都是人精啊!一会儿作诗一会儿说书的!”齐八爷笑着看了看张启山,杀机毕露。

“叮!齐铁嘴使用嘴炮max,尹新月受到三千点伤害。”

被呛了一句,小司机还是不放弃,“爷,我还会唱曲呢!听着啊!北平欢迎你……”一边唱还一边自己打着拍子,好不快活!

“叮!尹新月使用才艺展示,齐铁嘴受到十点伤害。”

齐八爷嫌她烦,“行了行了!赶紧上车吧,到时候,爷有赏!”

“叮!齐铁嘴使用官大一级压死人,尹新月受到三千点伤害。”

张启山看着齐八爷傻笑,齐八爷拽他,“爷,您请上车!”

上了车这小司机也不消停,齐八爷摘了眼镜想歇一会也不得安生,看了张启山一眼,张启山会意,小声的和他说了两句,这新月饭店来接的人不太对,小心为好,言下之意是怕他一个不高兴撂了挑子,齐八爷撇嘴,心道爷是这样的人吗?向张启山一伸手要了几块大洋扔到前座上,“好好开你的车!我们爷喜欢清静!”

喜欢清静?你不知道自己平时有多聒噪,还喜欢清静,张启山默默地吐槽齐铁嘴,笑笑还是没说话。

前面的司机应了一声,“是是是!谢谢爷打赏!”

“叮!齐铁嘴使用有钱能使鬼推磨,尹新月受到三千点伤害,尹新月血量剩余一千,失败。”

“修罗场第一局齐铁嘴获胜,奖励爱心券×300”

“叮!您已使用技能:佛式宠溺笑,奖励爱心券×300”

“……”奖励来得太快就想龙卷风!


评论(1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