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佛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20

好想写修罗场,啊啊啊啊,控制不住我自己,但是还没写到,粗长的一章希望喜欢。点梗戳这里!!!在下面评论就好!谢谢啦!!!



解九爷等了有一盏茶的功夫,张启山和齐铁嘴才过来,三人打了招呼,各自落座,齐八爷嘴上闲不住,“我们正说你呢,你就过来了。”

“说我什么啊?”解九爷紧绷的脸上带了点笑意。

“说你是引路童子,能请到真神。”

“什么真神?我找佛爷是有正事儿的。”解九转头对张启山说,“我听手下来报,说是日本人最近在矿山活动频繁,如果说矿山有什么凶险的话,真要请二爷出手相助了!”

一说到这个齐铁嘴也是头疼,“是啊,可问题是,如何请二爷出山啊?”

“这解铃还须系铃人啊!二爷心系夫人,若是由夫人说出了,也许管用,眼下二爷正在戏班,正是好机会。”

“那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张启山点头,“老八你累了一天,就在这等我们的消息吧!”边说边扔了个苹果给他。

“嘿嘿,多谢佛爷!”齐八爷也乐得自在,抱着苹果窝在沙发上。

张启山和解九爷两人去了红府,丫头招呼着二人坐下,“佛爷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主要是来看看夫人您,但我确实是有一些事情想跟夫人您商量一下。”张启山看着夫人挥退一边的丫鬟,接着开口道:“夫人最近可听说过日本人对我们长沙虎视眈眈?”

“我也听二爷提起过,”丫头顿了一下,“但不是很清楚。”

张启山知道她是不想挺这件事,但是该说的话他必须说,“长沙附近有一处矿山,里面似乎有日本人想要的东西,日本人一旦得手,长沙城就危在旦夕了,我们必须先一步得到这个东西。”

“佛爷去过矿山一次,但是那地方太邪门了,还得请二爷出手相助。”解九爷在一边帮腔。

“那为什么非要我家二爷出手?”丫头捏了捏手,“二爷与我,只是与世无争,过平常人的生活。”

“夫人,日本人狼子野心,二爷的祖辈去过矿山,我们也是无奈之举。我张启山用性命担保,必保二爷平安回来。”

张启山这话说的真挚,就差赌咒发誓了,却冷不防耳边响了起来,“呦呦呦,要是嘴嘴知道了得多伤心啊?”他这时候也没什么心思,索性就当做没听见,一心等着丫头的答案。

丫头攥着衣服的手紧了紧,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身体晃动着,眼看就要倒下去,张启山眼明手快的赶了过去,“来人!”

丫鬟桃花跑了过来,扶着丫头坐起来,“管家,管家!拿夫人的药来!”

管家端来药剂注射了,丫头这才缓了过来,只是脸色依旧苍白,“没事,我好多了!”

解九爷看着这药剂实在是熟悉,多问了两句,管家只说是陈皮请的洋大夫开的药,其他就一无所知了。发生了这样的事,张启山和解九爷也不好在说什么,二人对视一眼,明智的选择告辞离开。

齐八爷正窝在沙发上,两条腿搭在桌子上,惬意的不得了,看见两个人一脸挫败的回来,起身打了招呼又端正的坐好,“佛爷!九爷!我见你们迟迟没有回来,就算了一卦,这泽风大过,寒木生花,本末俱弱啊!看样子,果然你们是扫兴而归啊——不是,你们两个倒是说话啊?”

这要是换了别人,张启山早一枪毙了他了,可这人是齐八爷,他最多也就是不理会他,“九爷,想到怎么请二爷出山了吗?”

解九爷叹了一口气,“请二爷出山,是个死局啊?”

“啊?这我可没算到!”齐铁嘴这才感到事情的严重。

“夫人的身体状况如此之差,恐怕她也知道,自己随时可能出事。夫人的病这么严重,二爷肯定不敢离开太久,下矿山的危险二爷也是知道的,据我了解,死,他倒是不怕的。”

齐八爷看了张大佛爷一眼,又转头去看九爷,“什么意思啊?”

“二爷对夫人用情太深了!”

“嗨,这对自己老婆好,有什么不对的呀?”齐铁嘴环顾一周,摊摊手,“我这是没老婆,我要是有老婆,我也对人家好。”

张启山莫名的感觉齐八爷的眼神是落在他身上的,愣了一下,耳边有个笑嘻嘻的声音,“你就从了嘴嘴吧,做嘴嘴老婆不亏!”

要做也是他做我老婆啊!张启山反驳她。

“哦哦哦!你老婆!”

张启山这才明白这是把自己绕进去了,黑着脸不说话,那边两个人还在叹息着夫人和二爷的事,只是这事张启山更没有办法,他问解九,“刚才夫人用的药这么起作用,到底是什么药啊?”

“夫人用的药根本就不是药,”解九掏出用帕子包住的玻璃瓶放在桌上。

齐铁嘴拿起来,好奇地问,“那这是什么啊?”

“西医称此药为吗/啡,有极强的镇痛作用,对并没什么作用,而且此药成/瘾/性极强。这是从鸦/片中提取出来的,现在这长沙城里有这种东西的,只有日本人。”

“要请二爷出山,唯有先治好丫头的病,可这还差一味药引子——鹿活草,难啊!”

“为今之计,也只能先找找看了!”

这寻药一事也没有头绪,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过了没两日,解九爷又到了张府,一上来就是“佛爷,天佑我长沙啊!”

“干嘛这么开心啊?坐!”张启山被弄得莫名其妙。

“我手下人打听到了,这次北平新月饭店拍卖的东西里,正有那鹿活草。”

“真有这么巧的事?”张启山现在是喜上眉梢。

“这是长沙百姓之福啊!佛爷的诚意感动了上天了!”解九爷同样一脸喜色。

张启山笑,“我怎么觉得,九爷今天像齐铁嘴附身了一样?”

“呦呦呦!像齐铁嘴附身一样拼命地夸你!”

“叮!恭喜您获得成就:每日一念齐铁嘴,奖励爱心券×52”

张启山心情好,也不在乎耳边聒噪的声音,解九爷接着说,“不过参加拍卖会的事情要抓紧一点,还有一周就要开始了。”

“那我们就找二爷商量一下,”张启山转头,“副官,去请八爷过来!”

“是。”副官习以为常,一点头就出去了。

“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张启山冲解九爷一点头,吩咐下人照顾好九爷,准备去红府找二爷。

“叮!齐铁嘴对张副官好感度上升,当前好感度为77,具体描述为得理不饶人的呆瓜”

“叮!齐铁嘴对您的好感度下降,当前好感度为85,具体描述为有了我还去偷腥的渣攻”

张启山身体一晃,有些无语,还是跨上了机车,一溜烟的开走了。


评论(2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