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佛爷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番外1 九门妖精现形记 续4 完

我来鸟!终于肝完了,要死,有些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明天开始恢复正文更新!求留言!么么哒!

“叮!恭喜您完成惩罚任务,奖励搓衣板×1”
“叮!您已使用关键物品——佛爷的臭算命的,妖精张启山图鉴完成(1/2),请从以下选项中选择妖精种类,选项为猫咪,兔子,熊。”
“兔子。”张启山一回头,就看到齐铁嘴站在门口,一双大眼睛咕噜咕噜直转,“佛爷?”
“叮!恭喜您完成兔子张启山图鉴。奖励保命福袋×1,使用此福袋可获得一次保命机会!”
所以说这个世界有什么危险的需要保命的?张启山看齐八爷,齐八爷又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句,“佛爷?”这是玩过了?不该啊,自己什么都没干啊!
“去书房说!”张启山知道他是误会了,难道看到他那个湿漉漉的小眼神,也就没点破,拉着他进了书房,塞了一摞纸到齐八爷怀里。
纸上是张启山刚到这个世界时写的,但是按着这个世界的坑爹属性,多半是没用了,齐铁嘴看着纸上画的图案想笑,“佛爷,您这,怎么老八我就是铜钱精了?您还画的这么难看!”
张启山黑着脸,心里盘算着回去怎么收拾他,齐八爷一看这眼神,心道不好,忙开口补救,“不过佛爷您这猜的我觉得倒是挺对的,霍三娘估计是个蝴蝶精什么的,小九啊,八成是个成了精的狐狸,我看啊,我们应该先从小九这下手,我们和他来往多,也方便。”
“你这么想知道,为什么不自己算一卦?”
“哎呦,佛爷你不是不信吗?”齐八爷打趣他。
我不信命,信你。张启山看他嘚瑟的模样,还是把肉麻的话吞了下去,“你爱算就算。”
“好嘞!”齐八爷一说起老本行,眼睛都是亮的,专心致志的掐算着,这一卦还没算完,就听见门“咚咚”响了两声,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喊了一句佛爷。
副官,齐铁嘴跑两步打开门,便看见张副官一脸疲惫的站在门口,眼看着就要往下倒,齐八爷一把拉住他往屋里带,“怎么了这是?”
“有事?”张启山想杀人,这小兔崽子是还不累!
副官其实也是无辜,莫名其妙的被罚蹦圈,又大半夜的听到手下来报,累的要死,也就没注意自己倒在了哪,看着佛爷带着杀气的目光,缩了缩肩膀,“佛爷,尹小姐来了?”
齐八爷皱了一下眉,还是架着张副官做到了沙发上,也不说话。
“她怎么来了?”张启山可急了,这还得了,刚把她送回去,和小祖宗好两天,怎么就又来了?
“尹小姐说是您派人写信请她来的,正在门口等着呢。”
“先让尹小姐进来吧,大半夜的!”齐铁嘴松了口,但就是不看张启山,张大佛爷知道他这是真的气了,但又不好大半夜的把一个女孩子赶出去,只好吩咐副官去带人进来。,可怜张副官躺枪还有任劳任怨。
“佛爷,我先回去了!”齐八爷一拱手,走了!
得,这是真生气了!张启山跟着他下了楼,看见副官在楼下指挥下人帮尹新月搬东西,“你去送八爷!”
“……”关我啥子事情啊?不过副官一看八爷那架势,也就没了话,认命的跟上去了。
“启山!”尹新月一脸欣喜的跑到了张启山面前,“一接到你的消息我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这么晚了,你先去休息吧!”张启山感觉到了来自宇宙的恶意,看来这个世界没有最坑爹只有更坑爹!
这一夜注定是无眠的,张启山第二天顶着个硕大的黑眼圈爬起床,冒着炸掉厨房的危险做了几个菜,“请八爷过来!”一晚上了,气总该消了吧!
尹新月没见过张启山做饭,听见下人说佛爷在厨房,看见一桌子惨不忍睹的饭菜,居然还笑得很开心。
“叮!您已使用关键物品——张启山的爱心早餐,妖精尹新月图鉴完成(1/2),请从以下选项中选择妖精种类,选项为猫咪,孔雀和老虎。请合理使用各种卡片!”
张启山突然想起得到的那张人物删除卡,默默的说了句使用。
“未达到使用条件,收集完成的图鉴才可以删除。请尽快做出选择!”
“老虎。”
“叮!妖精尹新月图鉴收集失败,是否刷新重试?刷新后尹新月图鉴一天之内不能删除。”
“是。”果真是在逗我。
“刷新成功!请重新选择妖精种类,选项为兔子,老虎和孔雀。”
“孔雀!”
“叮!恭喜您完成孔雀尹新月图鉴。由于老虎齐铁嘴图鉴与孔雀尹新月图鉴不可兼容,老虎齐铁嘴图鉴已失效,请重新收集。”
张启山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副官在他耳边说:“佛爷,八爷出去了,说是去云游四方,让您不要牵挂!”
“……”张启山不想杀人,他想毁灭世界!
气鼓鼓的吃过早餐,张启山带着围棋去了解雨楼,九爷把人请进屋,“佛爷怎么今天有时间来我这?八爷没跟着?”
简直是神补刀,张启山翻了个白眼,接过副官拿着的围棋交给谢九,“别人送的,我留着也没用。”
解九爷拱手,“多谢佛爷!佛爷和八爷吵架了?”
“没有。”张启山黑着脸,觉得谢九八成是个八卦精。
“叮!您已使用关键物品——一八的八卦,妖精解九爷图鉴完成(1/2),请从以下选项中选择妖精种类,选项为狐狸,袋鼠和树懒。”
“狐狸”其他并不知道是什么。
“ 猜测错误,妖精解九爷图鉴收集失败。 您可以选择剧情重置重新完成任务,每次重置消耗重置卡×1,是否使用? ”
“是。”张启山只能苦逼的从头再来,但是还是没能挽回尹新月深夜入住张府,齐八爷离家出走的局面,张大佛爷心里苦,张大佛爷只想知道啥是袋鼠啥是树懒。
“叮!您已使用关键物品——一八的八卦,妖精解九爷图鉴完成(1/2),请从以下选项中选择妖精种类,选项为狐狸,狸猫和树懒。”
“树懒。”张启山看着解九爷缓慢的举着棋子,缓慢的落下,终于理解为什么解九爷下棋从来不会输,大概是没有人耗得过他吧!
“叮!恭喜您完成树懒解九爷图鉴,奖励糖人×1”
天色还早,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公务可处理,回去也是对着北平来的尹小姐,张启山也就没急着回去, 开始盘算着下一个目标,要不,就是霍三娘? 他这一个没注意,就被一个奶娃娃撞了满怀,他自己倒是没什么,可怜小娃娃被撞得鼻子生疼,眼睛红红的,要哭不哭的样子。
张启山也不嫌烦,蹲下身,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糖人,“给,吃吧!”
感觉自己长官像个怪蜀黍,张副官有些无力吐槽。
“方儿?”
“嫂子?”张启山一抬头看见了三爷的嫂子正搂着小娃娃,一脸的担心,“没想到三爷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佛爷。”那妇人行了个礼,看着孩子跟着认识的人,也就松了一口气,“多谢佛爷,佛爷上府上坐坐?”
“叨扰了!”张启山正愁如何见到三爷,也就顺水推舟的应下了。
三爷坐在客厅里,看见夫人抱着孩子,眼神柔和了不少,连带着对张启山都和颜悦色了几分,“有劳佛爷。”
张启山一颌首落了座,“我们九门兄弟,不用多言!”
“叮!您已使用关键物品——三爷最爱的嫂子,妖精三爷图鉴完成(1/2),请从以下选项中选择妖精种类,选项为狮子,老虎和蛇。”
“蛇。”狮子和老虎太接近了,不好选择。
“叮!恭喜您完成蛇三爷图鉴,奖励游戏复活券×1。”
眼睁睁看着三爷变成一条蟒蛇,他嫂子也不意外,任由蛇慢慢往身上爬,“让佛爷见笑了!”
“嫂子这是哪里话?”目的已经达到,张启山寒暄两句,带着副官出了走了。
“佛爷,我们去哪?”
“去霍府。”比起六爷,霍三娘算是好相处的。
霍三娘约了牌局,一听下人说佛爷来了,冲对面的人一努嘴,“佛爷这是来接您了!”
张启山进屋才看见二月红,吴老狗和齐八爷都在,“老八!”
“佛爷这是不放心八爷在我这?”霍锦惜放下手里的牌,“您不在,八爷可是跑我这作威作福来了。”
齐八爷不接茬,懒得说话。
张启山原本的计划被打乱了,也不恼,眼看天就要黑了,捉住齐铁嘴的手,“我先带老八回去了。”
齐八爷老大不情愿,可是武力值比不过张大佛爷,又不想被人看了笑话,不情不愿的跟着出了门,“佛爷,老八还有事。”
“老八,”张启山有些无奈,拽着他往张府走,“我知道你对尹新月的事生气了,但是这个世界不是我们在的那个世界,不管这个世界发生什么,都不是我,我张启山,爱的人从来都是你。”
他知道齐铁嘴在这件事上一直有些介意,但是很多事情发生了,没办法当做没发生,终究是一道坎。
齐八爷不说话,他也没没有什么想说的,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介意,但是控制不住心里发酸,眼睛红红的。张启山一把把人按在怀里,在脸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老八,你信我。”
亲热够了,两个人才注意到自己站在大街上,好在天色已晚,街上没什么人,也没人看见,齐八爷还是悄悄红了脸,被张启山拉回了张府。
府上已经备好了饭菜,尹新月有些兴奋的跑了过来,“启山,你回来了!”一转头看见齐铁嘴,皱了皱秀气的眉毛,没说什么。
“尹小姐,”张启山拉着齐八爷走到饭桌前,“冒昧请你来是我的不是,但是我对尹小姐并无非分之想,我和老八,当你是张府的贵客,你在长沙好好玩两天,我派人送你回北平,行吗?”
尹新月一听也就明白了这是拒绝,心里一阵阵的疼,但也没有死乞白赖赖着的道理,吃了两口就走了,张启山在后面悄悄松了口气,捏了捏齐铁嘴的手。
“孔雀尹新月图鉴可删除,是否使用人物删除卡?”
“是。”
“孔雀尹新月图鉴删除成功,齐铁嘴图鉴冷却中,三日后可重新收集。”
吃过了晚饭,两个人又窝进了书房,齐八爷歪在沙发上随手拿了个苹果在衣服上一蹭,开吃。张启山抢过他手中的苹果啃了一口,“刚吃饱就吃苹果,别吃了。”
那你还吃!奈何齐八爷打也打不过,只能生闷气,一扭头不理他了。
张启山看的好笑,把苹果扔在桌上,捏了一把齐铁嘴的脸,“生气了?别闹了,就剩下六爷和霍三娘的图鉴了,你帮我分析分析?”
被弄了一脸苹果汁,齐铁嘴嫌弃死了,“佛爷您这么睿智,那还用得着老八我啊!”
“老八!”张启山把人抱了个满怀,“我总是信你的!你在我身边,我安心。”
“咳咳,”齐八爷闹了个大红脸,别别扭扭的转移了话题,“我觉得这个世界没什么恶意,就算是失败了,估计也没什么大事。”
那是你进入到惩罚模式里,张启山还是点点头。
按着这个世界的尿性,两个人也没讨论出什么,好在张启山也真没打算得出什么结论,看着齐八爷睡眼朦胧的人样子,拉着人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齐八爷吩咐副官去香堂拿东西,自己悠哉悠哉的吃着饭,对着带着黑眼圈的尹新月打了个招呼,“尹小姐,早上好!”
尹新月没什么心思理人,昨天哭了大半夜,眼睛有些肿,一言不发的吃着东西,齐铁嘴也不在意叽叽喳喳的和张启山说着话。
尹新月听的心烦,又觉得自己没有立场,撂下筷子,“佛爷,我今天就回北平了。”
“嗯,我派兵送你,慢走!”
“多谢!”尹新月终究还是带了哭腔,跑到楼上去收拾东西。
“啧啧,佛爷真狠心!”齐八爷叹了一句。
张启山瞪他,夹了一筷子菜放他碗里,“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一边的管家表示没眼看!
待副官取了东西回来,张启山带着齐铁又去了一趟霍府。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霍三娘吩咐下人上茶。
齐八爷撇嘴,把手中的盒子递给霍锦惜,“一个熟客送的。”
盒子里是上好的蜀绣,霍三娘看的喜欢,又和他熟,调笑道:“怎么还给你送这些东西?”
“叮!您已经使用关键物品——齐八爷的蜀绣,妖精霍锦惜图鉴完成(1/2), 请从以下选项中选择妖精种类,选项为仓鼠,狗,山猫。 ”
张启山和八爷咬耳朵,霍三娘默默吃了一把狗粮。
“山猫!”齐八爷没算出来,但是还是给出了选择,张启山一向信他,也没有犹豫的选了。
“叮!恭喜您完成山猫霍锦惜图鉴,奖励心灵愈合剂×1”
老八果然机智,张启山摸了摸齐八爷的头发,换来一个白眼。变成了山猫的霍三娘细微的叫了一声,又吃了一把狗粮。
完成了任务,两个人晃荡到了六爷府上,却发现六爷不在府上,在街上逛了一圈,买了一堆小吃的齐八爷被张大佛爷拖回了张府。
副官迎了上来,“佛爷,八爷,尹小姐回北平了。”一边说,一边拿眼睛撇齐八爷手里的小吃。
齐八爷嘿嘿一笑,塞了包小吃到他怀里,蹦蹦跳跳的跑进了屋。
“佛爷!六爷去了城北的一座古墓。”
“城北?”张启山还没开口,齐八爷又慌忙跑了出来,一片跑一边算,“佛爷,大凶啊!”
“去准备,我们去看看!”
刚出城门没几步,张启山一行人就看见黑背老六倒在路边,血淋淋的,边上有一个黑色的包袱,惯常用的刀也扔在了一边,“带回府去!”
古墓凶险,黑背老六又是一个人没带帮手,身上的伤严重得很,足足躺了两天才醒过来。
张启山知道这人向来是刀不离身吩咐副官把他的刀拿过来,黑背老六这才安心,抱拳,“多谢佛爷。”
“叮!您已经使用关键物品——六爷的刀,妖精六爷图鉴完成(1/2),青葱一笑选下选项中选择妖精种类,选项为狮子,豹子和狼。”
张启山回头看齐八爷,悄声问了句,“豹子。”
“叮!妖精六爷图鉴收集失败, 您可以选择剧情重置重新完成任务,每次重置消耗重置卡×1,是否使用? ”
“是。”
“您目前没有重置卡,重置卡可通过抽奖获得,每次抽奖消耗抽奖券×1,非九门人物可兑换抽奖券,您有两张抽奖券可兑换,是否兑换?”
“是。”
“叮!您已拥有抽奖券×2,开始抽奖,抽奖中,请稍后,抽奖结束,您获得人物ooc卡×1,你拥有抽奖券×1,是否继续?没有重置卡剧情不可重置,无法回到原世界!”
“是。”虽然知道是威胁,但是张启山毫无办法,只能寄希望于抽到重置卡。
“叮!抽奖结束,您获得剧本演绎卡,使用可参与剧本表演,成功完成剧本有机会获得重置卡。是否使用?”
根本就没有退路,“是。”
“叮!您已进入渣攻贱受剧本——男人,你逃不掉!您的身份为霸道总裁张启山。您会在任务中陆续得到剧本,请务必根据剧本来,否则视为任务失败。”
这熟悉感,张启山看着手里这个花花绿绿的剧本,整个人都不太好,机械的翻了两页,“他,是张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世界首富,站在世界顶尖的男人;他,是这世上最温柔的男人,也是这世上最无情的男人;他,作为张氏集团最年轻的总裁,身价千亿,无数女人趋之若鹜!”
“……”佛式冷漠,虽然不知道总裁是什么,但是还是觉得好羞耻,张启山黑着脸坐在镶了金的总裁椅上,看着屋顶上亮瞎眼的吊灯,一时有些无语。
“总裁,这是新来的助理!”
张启山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老八正站在面前,一脸的娇羞,有些不适应,慌忙站起身,“老八,你这是——”
“警告,人物ooc严重,已消耗人物ooc卡×1,请根据剧本演绎人物。”
张启山觉得脑子一抽一抽的疼,歪歪斜斜的倚在桌上,“总裁,你怎么了?”那尖细如太监的声音传进耳朵,张启山一口气没喘上来,晕了。
“总裁!”张启山刚醒过来,一个人影猛的压在了身上,他差点就又要晕死过去,把身上的人推开,冷漠道:“有什么事儿吗?”
“总裁,你吃药!”疑似齐八爷的人一股脑把一把药塞到张启山嘴里。
“这个男人,只是我众多情人之一,这么费尽心思的想要讨好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张启山严重怀疑写这个剧本的人脑子有问题,不顾一帮医生的阻拦出了院。
但是人生处处有惊喜,张启山刚回到家倒在温暖的沙发上,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走了进来,“总裁,你怎么了,不开心了?我不该背着你偷偷的去你们公司面试,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人?”
一双手不住的上下摸索,张启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把推开他,“我没心情。”要有总裁范,虽然并不知道是什么?
“齐铁嘴满眼的泪水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他告诉自己要忍住,他爱这个男人,即使这个男人的心里完全没有自己,只要待在能他身边,他也心甘情愿。”
“……”张启山不想说话,张启山想回去和老八好好相处。
时间就在张启山不断的跟着剧本装总裁,逛夜店,顺便虐虐伪齐铁嘴之间流过,张氏集团突然传出了要和尹氏集团千金联姻的消息,尹小姐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张启山身边,霸占了齐铁嘴的位置。
“齐铁嘴坐在空旷的房子里,觉得自己就像个被豢养的金丝雀,主人有时间就逗逗,没时间就忘了,现在有了尹小姐,就更不会再来了,一想到这里,他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泪水止不住的流,活像个泪人。”
张启山看见这段描述简直想撕了这个剧本,这是我家老八?想杀人!虽然张启山一直知道剧本的描写很辣鸡,但是写成这样,还是老八吗?
张启山还没想明白,就感觉后心一脸,一个熟悉的人带着阴测测的笑,“启山,你是我一个人的!”
“叮!由于您长时间没有见齐铁嘴,与他甜蜜相处,齐铁嘴对您由爱生恨,杀死了您,剧本演绎失败。”张启山实在是不想对着长着齐铁嘴的脸,却不是齐八爷的人,也就没再去看他,这也是错吗?
“叮!由于您已经死亡,默认使用游戏复活券,人物已复活。请重新进行剧本演绎。”
张启山这次很尽职尽责的演绎了一个花心,冷酷无情,酷炫狂霸拽的总裁,有事欺负一下齐铁嘴,没事欺负一下齐铁嘴,忍着心塞看着齐八爷哭兮兮的脸,一边假意的安慰,一边和尹新月玩得不亦乐乎,知道看到朋友拍在桌上的一张医院的检查报告,彻底石化了。
张·炮灰男二·副官一脸的愤怒,“这是你的孩子!”
“……”所以说我的眼睛没错?齐铁嘴,怀孕了,他一个没忍住,晕了过去。
在次醒来时张启山身边围了一群人,他的父亲一脸严肃,“既然小齐有了你的孩子,你们就结婚吧!”
他母亲一脸的怒气,“你怎么能这么对小齐,小齐可是怀了你的孩子,你必须给小齐认错!”
所以说你们是怎么接受这个神奇的设定的?张启山看齐·怀孕·铁嘴,一脸的不可置信,齐铁嘴一下子就哭了起来,跑出来病房。
副官一副“你个渣男”的表情,“你怎么能这么对嘴嘴,他是世界上最纯洁无暇的人!他都怀了你的孩子,你怎么这么对他,张启山,我看错你了!”
张启山依旧一脸懵逼, 四周的人七嘴八舌的谴责他的行为,最后做出让张启山给齐铁嘴道歉,获得齐铁嘴的原谅才能结婚的决定。
张启山没办法,开始从一个花心渣男到深情忠犬的转变,眼看着就要成功,齐铁嘴被人绑架了,绑票的人点名让他一个人带着钱去换人,张启山没办法,照办呗!
“叮!生死关头,保命福袋可以使用,是否使用?”
“是。”福袋里飘出来一张轻飘飘的纸,看完上面的字,张启山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关键时刻,挡在齐铁嘴身前!”
电光火石之间,张启山只觉得胸前一痛,失去了意识,模模糊糊听到是齐铁嘴的哭喊。
半个月后,张氏集团隆重举行了张启山和齐铁嘴的婚礼,看着一身白色婚纱的齐八爷,张启山只想赶快回去。
“叮!您还有一项可进行任务。”
张启山不解,这不就完了吗?剧本后面也没写啊!
“叮!温馨提示,您的奖励搓衣板尚未使用。”
张启山不明所以,还是选择了使用。
“您的使用方法错误,正确使用方法为带着搓衣板到齐铁嘴身前,跪着使用。”
到老八跟前,跪着使用,等反应过来,张启山只觉得想死,翻了个白眼,又晕了!
“叮!恭喜您成功完成剧本演绎,获得抽奖券×1,由于您处于昏迷中,默认开始使用。抽奖中,恭喜您获得图鉴收集券×1,使用可直接收集当前图鉴,默认开始使用,已使用。”
张启山回过神来就看到一只狼绿着眼睛站在自己面前,着实吓了一跳,一回头对上齐八爷那张脸,又是一惊,跑了出去。
过了大半天,张启山才明白这是回来了,但是面对齐铁嘴还是有些不自在,躲着人走。
“叮!您受到的心理伤害可以使用心灵恢复剂进行治疗,是否使用?”
“是。”没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吧。
这药剂还算是有用,起码见着齐八爷,张启山已经没有心理阴影了,看着齐八爷笑的开心,他迫切的想要回去好好收拾一下自己的小算命的。
“叮!您已使用关键物品——张启山的禽兽笑,老虎齐铁嘴图鉴收集完成。您已经收集完成九门妖精图鉴,完成任务——九门妖精现形记。开始返回原世界,正在传送中”
“传送成功!祝您生活愉快!”
张启山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他和齐八爷就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齐八爷压在他身上,不住地扭动着,张启山一笑,抓起凭空出现的玫瑰膏,一翻身把齐八爷压在身下。
是时候好好收拾收拾算命的了!

评论(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