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嫁给重生的暗恋对象以后

154.

“你说,顾影,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

我转头看着褚澜清,他面如死灰,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沉默了。

不是,这个发展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啊,这是什么神展开,我觉得有点懵,转头看着南竹,“你说的是真的?”

南竹撇撇嘴,“我骗你干什么?我有什么好处?我就是看不过这家伙骗人,同样的招数用两次,骗了徐顾影一次,明明和我们说让我们帮忙求婚,过后又在订婚舞会上公然拒绝人家,你和他又认识多久,我看他现在就是这想用同样的方法玩弄你。”

其实我们上辈子就认识了。

褚澜清看了我半天,终于开口道:“阿屿,我不是。”

哦,你不是,你没有,别瞎说,你倒是告诉我怎么回事啊?我试图用眼神示意他解释一下,不要让南竹误会,他看了我半天,光张嘴不出声,一个锯嘴葫芦。

我彻底被他打败了,“也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觉得澜清一定是有什么隐情的。”

毕竟他对我的依赖不像是作假的。

南竹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没想到你这么痴情。”

看我的表情活像面对一个把眼泪往肚子里吞的贱受,满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

我求求他不要脑补了。

他沉默了半天,突然站起来,“反正事情我都说过了,剩下的事你自己决定吧,我先走了。”

“啊?”

他来的莫名其妙,走得也匆忙,中间过程更是鸡飞狗跳,总是就是很迷。

 

155.

包厢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褚澜清期期艾艾的凑过来,“阿屿,不是你想的那样。”

“嗯。”我点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示意他继续说。

他站在我面前高大的身影遮住了灯光,“阿屿,你不要不理我,听我解释。”

“好。”我觉得有些口渴,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把另一个杯子推给他,“你不渴吗?”

他的脸上顿时挂满了绝望,壮士断腕般接过水杯喝完,拉着我的手,“阿屿你听我解释。”

……

所以你倒是解释啊!我觉得我们的脑回路实在是不再同一条水平线上,他也不知道又脑补了什么苦情大戏。

“你说。”其实我倒是没觉得他是在玩我,他对我的依赖我看在眼里,但是同样的求婚套路他在别人身上用了一次,再用一次,我总觉得膈应,十分别扭。

褚澜清小心的捡起来掉到地上的戒指,在手里摩挲着,“你不要相信南二说的,他就是不想让我好过,他们都是。”

“我刚重生的时候在这里向徐顾影求过婚,其实也不算,就是确认一下联姻的消息而已,我没想到他还是像上辈子那么虚荣,当着一群人的面马上就答应了。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她,她上辈子那么对我,我怎么可能真心向她求婚,我只不过想要报复她而已。”

我面色复杂的看着他,觉得有点过分,不管怎么样,当着一群人的面向姑娘求婚,转头又在订婚宴上介绍别人,实在是有些过了。

“她这辈子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吗?”我拼命压制住想要打人的冲动。

褚澜清楞了一下,“没有,但是她以后一定会这么做的,与其让他们背叛我,不如我先下手为强。”

我看了他很久,“我觉得他们并没有伤害你,他们都很关心你。”

我想起褚澜清父母记得密密麻麻的关于褚澜清爱好的小册子,褚孝童不间断的关心短信,还有南竹看起来不经意的询问,他们都是在以不同的形式在关心他,我不是傻子,我能感觉得到,总不能他们都是在演戏吧,这也太荒谬了。

褚澜清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阿屿你不要被他们骗了,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我看着他脸上愤懑的神情,突然觉得有些累了。

他大概是真的病了吧,他的父母、弟弟,南竹、徐顾影,都是很好相处的人,对他很关心,而他却总是防备着,总是以最大的恶意猜测他们,甚至做一些很过分的事情。

我本来以为我可以一直陪着他,不论是他是真的有病,还是身处危险之中,我都可以陪着他,但是我现在突然有些犹豫了,我真的可以做到吗?

褚澜清拉住我的手,神经质的看着我,“阿屿,你别走,别离开我,我只有你了,只有你了。”

他的声音在我的怀里渐渐消散了。

 

156.

我其实犹豫了,我舍不得离开他,但是我真承担得了这么大的责任吗?

冰凉的液体在我的衣服上晕开,我低头看着褚澜清,他正趴在我怀里,吧嗒吧嗒的掉着泪珠子,看起来怪可怜的。

“阿屿,你不能不要我,我只有你了。”

“我要你,我们去医院看病好不好?”我拉着他的手,他手心里的戒指咯得我生疼。

他一下子甩开了我的手,咆哮道:“我没有病!”

“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他们都是在骗你,就是为了让你诓我去医院,好杀了我,和上辈子一样,派杀手在医院里杀死我。”

我认真的看着他,有些分辨不出来是真是假,但是我知道,他的确是病了,很严重的病,前几天我还能安慰自己他是因为戏多,但是现在,我实在是无法欺骗自己。

事实的真相如何,总要让一个清醒的人告诉我。

我向他伸手,“清清,我们去医院好吗?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摇摇头,绕到我身后,手掌劈在我的脖颈上,很疼,但是我却没有晕过去,他悄悄地甩了甩手,“我不要去,我没有病。”

我拉着他的手,慢慢揉搓着,“清清你没有病,所以我们更要去医院看一下,证明你没事,他们都是在说谎,对吗?”

褚澜清定定的看着我,很犹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