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一八】震惊!某张姓明星私下竟然……

张启山深夜现身游乐园和神秘女子约会,疑似有新欢,痴情富家千金被无情抛弃?

二月红看着微博上飘红的新闻,觉得额角的青筋暴跳,好不容易挤出时间的约会这下又泡汤了。他在心里把张启山上上下下骂了三遍,这才觉得缓过气来,挤出一丝笑容对着丫头说了一句抱歉。

丫头倒是习惯了他忙碌的工作,虽然约会被打扰了,还是好脾气的点头表示理解,“二爷,你还是先打电话问清楚吧。”

“嗯。”二月红这时候也从被打扰了约会的震怒之中缓了过来,摸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张启山是正当红的明星,长相好,演技过硬,除了拍电视剧,赶通告,就是从家宅着,基本不出什么幺蛾子,倒是碰瓷蹭热度的不少,当然没人理就是了,这次游乐园的绯闻说不定是某个十八线的小演员自导自演的闹剧罢了。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电话那头闹哄哄的,二月红心道不好,忙问他:“你在哪儿呢?”

“游乐园。”张启山的声音很平淡,似乎还对一边的人说着什么,电话这头的二月红简直要被他气炸了,“微博上的新闻是真的?你就一个人去游乐园了,也没带助理?”

“嗯。我带了口罩和帽子,不会有事的。”张启山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很快了,你等一会儿。”

二月红:!!!

“你旁边还有别人?你真的去约会了?”二月红真觉得自己的心脏病要犯了,他手底下的艺人一直以来就属张启山最听话,不像陈皮那小子天天飙车喝酒惹是生非,却没想到一下子给他来了个大的,谈恋爱都不和自己报备,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

“没有,我马上进去了,不和你说了——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马上就进去了。”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很小,虽然听上去是抱怨,但是却很温柔,一听就不是对二月红说的——张启山和他说话一直是公事公办的语气,他现在对于张启山话里的准确性感到十分怀疑,张启山怕不是真的恋爱了,正和女孩约会呢吧?

张启山的确是没有和女孩子约会,他现在的目光全放在蹲在他腿边碎碎念的家伙身上了,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毛茸茸的头顶,很好摸的样子,但是他实在是有够聒噪的,“还有多久啊,怎么这么慢啊?”

“闭嘴。”要不是因为人多,张启山真想拎起他来晃晃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是水,但是现在乌压压的都是人,他还要注意着粉丝有没有跟来,实在是不能做出这么怪异的举动来,只能强忍着脾气,“站起来,要进去了,你不是念叨了很长时间要来吗?”

“哦。你不要这么凶嘛,你这么凶哪有女孩子会喜欢你啊?”一听说可以进去了,齐铁嘴兔子似的跳了起来,拍了拍长衫上不存在的土,把围巾理了理,“怎么样?好看吗?”

“嗯。”张启山心说我怎么会没有女孩子喜欢,喜欢我的女孩一大堆,正在游乐园了围追堵截我呢。倒是你这个小鬼怕是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吧。不过张启山看着他认真整理衣服的样子,觉得挺赏心悦目的,把要说出口的嘲讽咽了下去。他伸手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3D眼镜,齐铁嘴转过身要去拿,被他躲了过去,扑了个空。

齐铁嘴被他这一晃险些倒了下去,等站稳了,才发现张启山已经拉了他有好几步了,他干脆飘了过去,“你干嘛啊?不是给我用的吗?是不是因为我戴着眼镜?可是你也戴着呢啊!你的还是墨镜!”

“闭嘴!”张启山一点也不想看到自己身边飘着一副3D眼镜,虽然鬼屋里光线十分昏暗,但是保不齐有粉丝已经跟了上来,拍到他不要紧,要是拍到他身边飘着一副空荡荡的3D眼镜那可就完蛋了。他一把拽住齐铁嘴的围巾,“跟着我,不要乱跑,你丢了我可不找你。”

“哦。”齐铁嘴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拽自己的围巾,被张启山的眼刀一扫,他讨好的用手抱住张启山的手臂,“我不乱跑,这里真黑……”

“啊——”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血淋淋的脸,齐铁嘴吓得一下子飘到了半空,缩成了一团,“有鬼啊——”

张启山放风筝似的拽住他四处乱飘的围巾把他抓了回来,“不是你说好玩要来的吗?现在害怕了?”他反手拉着齐铁嘴的手,触手一片冰凉,“有我呢!”

齐铁嘴被他拉着手,这才落到地上,贴在他的身后沿着他的脚步走,“谁让他一下子凑到了我眼前的,我条件反射不行吗?”

人家又不知道你站在我身边,张启山坦然的面对身边扮鬼的工作人员一脸诧异的表情,拉着他继续往前走,“你一个真鬼还怕人扮的鬼?”

“我这不是怕,不是怕,条件反射,条件反射懂吗?”齐铁嘴打死不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再说了,鬼就不能有怕的东西了?”

“能,你看你头顶上!”

“啊——”齐铁嘴听话的抬头,就看到一张鬼脸,泛着荧荧的绿光,他下意识的往上一飘,却发现离鬼脸越来越近,近得马上就要贴在他脸上了,“张启山!”

张启山转身拽他脚把他拉了回来,齐铁嘴一下子就瘫到了张启山的肩膀上,双手死死抱着他的手臂,“你怎么这样啊?你还有没有人性?你怎么欺负人啊?”

“我这是欺负鬼,你不是人。”张启山拉着他往前面走,他不依,干脆盘腿坐在地上,“我不管,你就是欺负我了!”

“你不走了?你不走我可走了。”张启山含笑看着他,走出两步又回头看他,“真不走了?”

“啊——”

高亢的女声传了过来,随即是一阵刺眼的光芒,齐铁嘴下意识的闭眼,睁开眼就看见正竖在一边的棺材“哐啷”一声打开了,一具穿着清朝官服的僵尸跳了出来,额头上贴着一道黄符,灰白的脸,猩红的舌头垂到了胸前。“僵尸”僵硬的转了一下头,似乎在找着目标,然后向着张启山跳了过去,齐铁嘴被这阵仗吓了一跳,穿过“僵尸”跳到张启山背上,“小心——”

“怎么了?”张启山托住他的腿,一转头就对上了“僵尸”的脸,两张脸相隔不过十厘米,张启山手抖了一下,差点把齐铁嘴扔出去,退了两步才稳住身体,他伸手在齐铁嘴的屁股上打了一下。

对面的“僵尸”无辜的歪了一下头,胸前的红舌头一抖一抖的,嘴里发出呜哩呜喇的声音。

“你没事吧?”张启山觉得脖子一凉,稍稍侧头就碰到了齐铁嘴微凉的脸,他有些无语,“你要不叫我就没事。”

“你怎么这样啊?好心当成驴肝肺!”齐铁嘴趴在他背上,也不敢乱看了,脑袋埋在他的颈间。

鬼是没有重量的,张启山背着他,除了姿势怪异,其实是没什么感觉的,他不说话,张启山就更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只能听见空气中定时放置的鬼哭狼嚎声,“真吓着你了?也不知道你一个鬼怎么这么胆小,不会是上辈子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我才没有!”齐铁嘴在他身上扭动着要下来,“我没做亏心事,要做也是你做了。”

“我又不怕鬼!”张启山不知道他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激动,只能放他下来,哪知道这个祖宗一下来就蹲在了原地,一副再也不走了的样子。

“怎么又不走了?”张启山蹲下问他,齐铁嘴转过脸去不看他,张启山伸手去拉他。他一下子就飘到了后面继续蹲着,既不说话也不动弹,弄得张启山无语极了。

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张启山听到了女孩子的抽气声,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粉丝追到了这里,他站起来,“走了,你再耽误时间我们就出不去了。”

齐铁嘴还是不搭理他,张启山实在是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那我走了?”

没有回应,张启山抬腿向前走,他走了两步回头一看,齐铁嘴还蹲在原地,他的头顶上正好有一片蓝光,显得他越发的落寞,他只好又走回去拎起缩成一团的齐铁嘴,“走了。”

“你不要管我,我生气了。”齐铁嘴被他像是拎猫一样拎起来,顿时觉得颜面全无,挣扎着想要离开,却被他一只手箍在怀里,“你生什么气?”

“我不知道。”齐铁嘴趴在他怀里,声音闷闷的。

“那就是没生气。”张启山擅自下了结论,半搂半抱的带着他向前走,两个人拉拉扯扯的,突然听到一声巨响,一个铁栅栏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他们的后面,巨大的背景音乐突然响了起来,两个人同时向前看,是一座灵堂,正中间是一个大大的“奠”字,供桌上一个孤零零的牌位,香炉里插着三炷香,还有几个供果,和电视剧里的没什么两样。

齐铁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他不由自主的飘到了牌位面前,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他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只觉得一股巨大的悲伤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虽然他一个鬼魂没有心跳也没有眼泪,但他就是觉得心脏好像被揪住了一样,他转头去看张启山,才发现他同样失了神,怔怔的盯着灵堂。

“老八……”

齐铁嘴看着他,眼前的人和那个杀伐果敢的长沙布防官渐渐重合了起来,透过张启山,他似乎能看到那个霸道的军阀头子在向他招手,脸上挂着笑,沙哑的声音叫他,“老八,过来。”

“佛爷,我在这儿!”齐铁嘴顿时觉得胸口的位置暖暖的。

“哐啷——”一声,被封住的铁栅栏慢慢升了起来,张启山回过神来,就看见身边的齐铁嘴变得更加透明了,他伸手抓住齐铁嘴,“你怎么了?”

“佛爷?”齐铁嘴迷迷糊糊的喊他,声音软软的,仿佛受了蛊惑似的,这两个字被他叫出来就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什么?”后面的人已经跟了上来,张启山拉了拉口罩,只顾拽着他往前走,跟本 没听清他说什么。

齐铁嘴任由他拽着,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了两步,“张启山,我累了,你背我吧。”

“好。”张启山停下来让他飘到自己背上,双手几乎从他的腿上穿了过去,只能小心地虚搂着他,“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我不知道。”齐铁嘴把头埋在他的颈间,不再言语了,张启山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也不再言语,背着他很快就走出了鬼屋。鬼屋的出口是一个商店,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张启山松了一口气,把他放下,“走吧。”

“嗯。”齐铁嘴牵住他伸过来的手,和他一穿过商店,路过桃木剑时,张启山鬼使神差的停住了,“你要吗?”一个鬼魂要什么桃木剑,他问出口以后才觉得后悔,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了,他只能假装感兴趣的样子拿起一把仔细的研究。

“不要。”齐铁嘴意料之中的拒绝了,“这根本不是桃木的,假的。没什么用。”

“嗯。”张启山放下假的桃木剑,复又牵住他,“走吧,我们回家,我饿了。”

“回家。”齐铁嘴念叨着这两个字,心里的那点不快乐似乎全被驱散了。

但是回家这条路并不顺利,两个人刚出了商店的门,就被一群女粉丝堵住了,张启山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孩子穿过了齐铁嘴的身体,嘴角抽了抽,拉了他一下让他趴到自己背上,连哄带劝的带着这帮小姑娘往外走,一路上加上了不少看热闹的路人,队伍不断壮大,差点堵住了路。

“老大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女朋友呢?你是不是不爱我们了?”

“老大给我签个名吧!”

“老大我爱你!”

张启山手上飞快的签名,还要注意脚下的路,这一路走得格外艰难,好在鬼屋离停车场并不远,知道他行程的姑娘也不多,倒也有惊无险。

 

-----------------------tbc---------------------------

越写越奇怪,自我嫌弃,凑合看吧,后续随缘。

评论(10)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