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池水

透明辣鸡写手一枚,日常摸鱼

【八all】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 10

10.

“尹小姐请坐。”齐八爷把尹新月让进屋,吩咐小满去泡茶,“尹小姐来我这儿有事?”

齐铁嘴笑盈盈的看着尹新月,丝毫没有刚才刚刚才被她呛声的尴尬,倒是尹新月自己不自在了起来,她本来就是一生气跑了出来,等到到了齐铁嘴的盘口,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神色颇有些不自在,她打量着这个不大的香堂,似有若无的檀香味萦绕在鼻尖,三清神像的脸嫣在阴影下,显得说不出来的压抑。她缓缓吐出一口气,抬眼看齐铁嘴,复又低下头,摩挲着自己的衣角。

齐八爷也不着急,等小满上好了茶慢悠悠的饮了一口,复又开口道:“尹小姐是来算姻缘的吧?这倒是不用算,您和佛爷的姻缘是顶好的。”

“不是。”尹新月抬头盯着两个人之间渐渐升起的白雾,轻飘飘的雾气很快消散在了空气中,但是尹新月却觉得拾得了半分清闲,“我是想问问张启山,你和他是兄弟……”说起兄弟两个字,尹新月感觉有些艰涩。

“那是自然,我和佛爷那是过命的交情,您问这个可算是问对人了。我齐铁嘴不说是对佛爷了如指掌,那也算是知之甚多了,话说八年前,佛爷一穷二白的逃到了长沙,不过短短的三四年就坐稳了长沙布防官的位置,这能力岂是一般人可以匹敌的?佛爷他这个人,虽然表面上不说,但是对兄弟,对朋友,那是没话说……”齐铁嘴说的是口若悬河,丝毫没有注意到尹新月越来越不好的脸色。

“八爷,”尹新月攥了攥手提包,告诉自己再赌最后一把,“我和佛爷当真是天作之和?”

“那是自然!”齐铁嘴脸上的表情真挚,带着满满的笑意,一副为了兄弟幸福的表情,尹新月看着他,攥着手提包的手指不由的送开了,她端起茶杯缓缓的饮了一口,打开包拿出一摞现金放在桌子上,“多谢八爷!这卦我不能白算,规矩我晓得。”

“尹小姐客气了,您是佛爷的贵人,这卦也没算,我怎么敢收钱呢?”齐铁嘴把桌上的纸钞退了回去,“这是万万不能收的。”

“八爷。”尹新月站起身,“您和佛爷的交情是交情,但是这规矩我还是懂的。”

齐铁嘴看她的表情,摆了摆手,吩咐小满带她去看货,小满是个机灵的,引她去外间看明器,尹新月这时候心思乱的很,实在是没心情,随便点了一个花瓶权当是买下了,攥着包等着小满打包好。

香堂里的齐铁嘴抿了一口茶,才发现已经凉了,再好的茶也品不出味道来了,他站起来净了手上了三炷香,仔细的利好自己的围巾,走到了外间。尹新月接过小满打包好的明器还没有离开,看见他略作点头,转身打算离开,就听见齐铁嘴平静的声音,“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这乱世不必强求,只求一个平安而已。”

“八爷说的是。”尹新月闭了闭眼,睁开时眸子里一片平静,抬步离开了齐家的香堂。

“八爷,这尹小姐……”小满年纪小,香堂里伙计少,他和齐铁嘴关系好,对于这些事好奇得很,有什么话都藏不住,她斟酌了半天,才想出一个词,“挺奇怪的。”

齐八爷摆了摆手,“不该问的不要问。”

“哦。”小满点头,心思却是活络了起来,这几天来的人,一个赛一个的奇怪。


评论(35)

热度(23)